春天到來,三月中日本的櫻花都盛開了,難得聚在日本,說好要賞花,國常路大覺將事情排開,讓人安排好賞花地點--務必求不是相關人物遠離。

初希難得眉開眼笑,這次連哈利和達力兩人都特地請假來報到,而寧次特別安排長假回來。

這大概是少數全體人員齊聚的活動,也是第一次在日本賞櫻花。

在其中一棵櫻花樹下擺了長墊,有餐點和甜點,櫻花的清香以及微風輕撫過臉頰,映入眼帘的是漂亮的櫻花樹林。

初希心情很好,這陣子大概是重生后心情最好的一段時間。

或許是心裏的糾結慢慢的消散,沉重的包袱稍稍放下,心情和想法也漸漸改觀。

也不知道亞連他們後來如何了……

初希默默的吃着糯米糰子邊看大家表演,果然還是原味最好。

結果沒過多久,艾斯便慫恿初希也表演一下才藝。

初希想了想,拿出了從那個世界帶回來的玉笛,重生過後還真沒有一次是去碰過自己熟悉的樂器,直到去那個世界--

鋼琴和笛子都一樣重要,所以她在最後能控制兩個方舟合起來。

她想起了那首搖籃曲,或許這首旋律會成為她印象最深刻也最不會忘記的旋律吧--

畢竟這一首是擁有魔法的曲調,代表新生和死亡的搖籃曲。

當一曲結束時,初希忽然感覺到了熟悉的氣息,在櫻花樹林中一閃而逝,她不禁微微一愣。

在離開櫻花樹林前,初希一直留意著樹林里那抹氣息是否還存在,再次感覺到並且確認不是錯覺后,她拉了拉身旁威茲曼的衣袖,接着跑進了樹林里。

威茲曼無奈,他只好幫忙掩飾初希的去向,宇智波鼬和日向寧次早跟了過去。

另一方面初希一進入樹林里,順着感覺往前走,不久便看到站在樹林中的白髮青年的身影,他一身休閑的服裝,正抬頭望着上方的櫻花,在感覺到初希的到來后,轉過身望着初希,銀紫色的瞳眸瞬間漾起了光芒。

白色的長發束在腦後,大約二十多歲左右的模樣,臉上沒有五芒星的紅色刺青了,這次左手也沒有聖潔(INNOCENCE)的束縛,只見他揚起了溫柔的笑容輕喊道:「小希,我們又相遇了--」

「亞連……」初希覺得眼睛有些酸澀,但心裏卻是非常高興。

亞連走上前來,伸手輕輕擁抱着初希,對他而言,自初希離開后,時間已經過了一整個世紀。

超過百年的時間,他與庫洛斯和諾亞一族一起生活在方舟里,不過為了不與外界的人們脫節,他們還是會與外界聯繫着--

諾亞一族沒有一個是能真的閑下來的。

亞連對初希解釋了他時常在外旅遊,大概是習慣紀錄,所以常常在外紀錄一些歷史事件,而他剛好在日本,也聽到了剛剛的搖籃曲,旋律里的魔力讓他找到了她。

初希將亞連介紹給跟過來的宇智波鼬和日向寧次,她知道他們有和黑貓詢問過關於她這陣子是否發生了什麼事情--

稍微解釋了亞連的身分,然後帶着亞連一同回御柱塔。

亞連知道的事情很多,或許因為身分特殊,他能感應到世界基石的存在。

私下亞連與初希提起了這上百年來的一些事,其中就有他們遇到世界守護者的事情。

當時迦卡菲斯與他的同伴謝匹菈是有打算讓他們接手世界基石,不過瑪那拒絕了這事,畢竟他們方舟里就是殘破的世界基石運轉而成,如果在接手這個責任,原先的軌道就會被打亂。

他們是遨遊在時間之外的特殊種族,這個身分既然被法則承認,就不該在為其他事而有變化,不然到時會惹上大麻煩的。

但實際上這世界的力量體系很多,就向世界基石就有芬兩種類型,一種是世界基石的守護者,戴着世界基石,並且可以使用基石的力量。

另一種則是比基石還要強一點的王權者,透過德累斯頓石板與法則之間的關係,誕生的七種王權意識,然後有七名王權者。

這兩種力量都是近百年來真正誕生后平衡下來的存在。

當然,這世界還有其他的力量體系--

「大家見到小希妳,一定會很開心--」

曾以為真的再也見不到了,畢竟等了超過一個世紀的時光。

初希聞言,露出了笑容。

她很高興,亞連他們最終順利的留了下來。

「我也很開心--」

真的,非常的開心。

※※※※※※※※※※※※※※※※※※※※

第五卷結束,邁向第六卷啰~

接下來諾亞一族出來的人們一定都是熟人的身影。

而亞連很幸運的,他會挺長出來的--

請注意哦,女主現在才快八歲,所以離澤田綱吉出場還有一段時間。

然後,K沒打算走劇情,所以再度強調有二設。

還有通靈王大戰大概要再過幾年才會開始,這中間會出現一部漫畫,我很喜歡的--

提示,超能力--在寫驅魔少年中間再次看這部漫畫時就想寫了,反正這世界是大雜燴,總有辦法合理化的~(喂!

我們下一卷見啰~。 【防盜貼章節】

新的一周,媒體上並沒有第一時間爆出魯迪·朱利安尼調查米爾肯案期間不當言論的新聞,一些報紙上反而出現了針對周六籌款酒會別有意味的報道。

詹姆斯·雷布爾德對此並沒有趕到意外。

大衛·丁金斯在周日晚間再次打電話給他,言語間表達了某種感謝,說明對方已經確認了自己提供信息的可用性,這就已經足夠。

市長選舉的舉行時間是年底11月份,最能打擊競選對手的爆料自然要在臨近選舉時使用才能起到最大效果。

……

……

新的一周,媒體上並沒有第一時間爆出魯迪·朱利安尼調查米爾肯案期間不當言論的新聞,一些報紙上反而出現了針對周六籌款酒會別有意味的報道。

詹姆斯·雷布爾德對此並沒有趕到意外。

大衛·丁金斯在周日晚間再次打電話給他,言語間表達了某種感謝,說明對方已經確認了自己提供信息的可用性,這就已經足夠。

市長選舉的舉行時間是年底11月份,最能打擊競選對手的爆料自然要在臨近選舉時使用才能起到最大效果。

新的一周,媒體上並沒有第一時間爆出魯迪·朱利安尼調查米爾肯案期間不當言論的新聞,一些報紙上反而出現了針對周六籌款酒會別有意味的報道。

詹姆斯·雷布爾德對此並沒有趕到意外。

大衛·丁金斯在周日晚間再次打電話給他,言語間表達了某種感謝,說明對方已經確認了自己提供信息的可用性,這就已經足夠。

市長選舉的舉行時間是年底11月份,最能打擊競選對手的爆料自然要在臨近選舉時使用才能起到最大效果。

新的一周,媒體上並沒有第一時間爆出魯迪·朱利安尼調查米爾肯案期間不當言論的新聞,一些報紙上反而出現了針對周六籌款酒會別有意味的報道。

詹姆斯·雷布爾德對此並沒有趕到意外。

大衛·丁金斯在周日晚間再次打電話給他,言語間表達了某種感謝,說明對方已經確認了自己提供信息的可用性,這就已經足夠。

市長選舉的舉行時間是年底11月份,最能打擊競選對手的爆料自然要在臨近選舉時使用才能起到最大效果。

新的一周,媒體上並沒有第一時間爆出魯迪·朱利安尼調查米爾肯案期間不當言論的新聞,一些報紙上反而出現了針對周六籌款酒會別有意味的報道。

詹姆斯·雷布爾德對此並沒有趕到意外。

大衛·丁金斯在周日晚間再次打電話給他,言語間表達了某種感謝,說明對方已經確認了自己提供信息的可用性,這就已經足夠。

市長選舉的舉行時間是年底11月份,最能打擊競選對手的爆料自然要在臨近選舉時使用才能起到最大效果。

新的一周,媒體上並沒有第一時間爆出魯迪·朱利安尼調查米爾肯案期間不當言論的新聞,一些報紙上反而出現了針對周六籌款酒會別有意味的報道。

詹姆斯·雷布爾德對此並沒有趕到意外。

大衛·丁金斯在周日晚間再次打電話給他,言語間表達了某種感謝,說明對方已經確認了自己提供信息的可用性,這就已經足夠。

市長選舉的舉行時間是年底11月份,最能打擊競選對手的爆料自然要在臨近選舉時使用才能起到最大效果。

新的一周,媒體上並沒有第一時間爆出魯迪·朱利安尼調查米爾肯案期間不當言論的新聞,一些報紙上反而出現了針對周六籌款酒會別有意味的報道。

詹姆斯·雷布爾德對此並沒有趕到意外。

大衛·丁金斯在周日晚間再次打電話給他,言語間表達了某種感謝,說明對方已經確認了自己提供信息的可用性,這就已經足夠。

市長選舉的舉行時間是年底11月份,最能打擊競選對手的爆料自然要在臨近選舉時使用才能起到最大效果。

新的一周,媒體上並沒有第一時間爆出魯迪·朱利安尼調查米爾肯案期間不當言論的新聞,一些報紙上反而出現了針對周六籌款酒會別有意味的報道。

詹姆斯·雷布爾德對此並沒有趕到意外。

大衛·丁金斯在周日晚間再次打電話給他,言語間表達了某種感謝,說明對方已經確認了自己提供信息的可用性,這就已經足夠。

市長選舉的舉行時間是年底11月份,最能打擊競選對手的爆料自然要在臨近選舉時使用才能起到最大效果。

新的一周,媒體上並沒有第一時間爆出魯迪·朱利安尼調查米爾肯案期間不當言論的新聞,一些報紙上反而出現了針對周六籌款酒會別有意味的報道。

詹姆斯·雷布爾德對此並沒有趕到意外。

大衛·丁金斯在周日晚間再次打電話給他,言語間表達了某種感謝,說明對方已經確認了自己提供信息的可用性,這就已經足夠。

市長選舉的舉行時間是年底11月份,最能打擊競選對手的爆料自然要在臨近選舉時使用才能起到最大效果。

新的一周,媒體上並沒有第一時間爆出魯迪·朱利安尼調查米爾肯案期間不當言論的新聞,一些報紙上反而出現了針對周六籌款酒會別有意味的報道。

詹姆斯·雷布爾德對此並沒有趕到意外。

大衛·丁金斯在周日晚間再次打電話給他,言語間表達了某種感謝,說明對方已經確認了自己提供信息的可用性,這就已經足夠。

市長選舉的舉行時間是年底11月份,最能打擊競選對手的爆料自然要在臨近選舉時使用才能起到最大效果。

新的一周,媒體上並沒有第一時間爆出魯迪·朱利安尼調查米爾肯案期間不當言論的新聞,一些報紙上反而出現了針對周六籌款酒會別有意味的報道。

詹姆斯·雷布爾德對此並沒有趕到意外。

大衛·丁金斯在周日晚間再次打電話給他,言語間表達了某種感謝,說明對方已經確認了自己提供信息的可用性,這就已經足夠。

市長選舉的舉行時間是年底11月份,最能打擊競選對手的爆料自然要在臨近選舉時使用才能起到最大效果。

新的一周,媒體上並沒有第一時間爆出魯迪·朱利安尼調查米爾肯案期間不當言論的新聞,一些報紙上反而出現了針對周六籌款酒會別有意味的報道。

詹姆斯·雷布爾德對此並沒有趕到意外。

大衛·丁金斯在周日晚間再次打電話給他,言語間表達了某種感謝,說明對方已經確認了自己提供信息的可用性,這就已經足夠。

市長選舉的舉行時間是年底11月份,最能打擊競選對手的爆料自然要在臨近選舉時使用才能起到最大效果。

新的一周,媒體上並沒有第一時間爆出魯迪·朱利安尼調查米爾肯案期間不當言論的新聞,一些報紙上反而出現了針對周六籌款酒會別有意味的報道。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