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 輕易收走玄黃炎,柳席在這火山岩漿之內也不多做停留,轉身便沿著來時的方向原路返回。

返回途中,柳席微微皺起眉頭,青色火焰環繞之外的赤紅岩漿,在其收走玄黃炎后,便是略有些躁動。

即使柳席以青蓮地心火掌控岩漿流動之能,強行撫平岩漿之中的躁動,卻是治標不治本。

沒過多久,這些平息的岩漿,很快就在火山深處,那瘋狂湧出的沸騰般的火屬性能量激蕩下,再度躁動起來。

『怎麼會這樣,難道這座火山本就是一座活火山,以前靠著玄黃炎鎮壓,才表現的像是一座休眠火山……』

就算是玄黃炎鎮壓著火山的噴發,到了這個時候,柳席都不可能放棄玄黃炎,這可是自己提升靈魂和鬥氣的關鍵。

鬥氣飛速運轉,猶如拉滿的風車,推動著柳席的身體,如同一條游魚般奔向赤紅岩漿之外。

岩漿深處傳出的躁動感,已是愈演愈烈,似乎是想要將這些年來,沒有噴射而積攢下來的怒火,盡數釋放出來。

「噗通!」

隨著「噗通」一聲,柳席的身影閃動般破開岩漿液面,旋即身形驟然停滯,懸浮在岩漿上空。

低下頭,望著已經逐漸沸騰,彷彿朝著沸水裡倒進滾油,整片岩漿都是激烈翻湧、浪花四濺。

「這座火山,估計是要噴發了,要儘快離開這裡。」

抬起頭,腳下一動,柳席踏著虛空朝著火山邊沿走去,轉瞬間,就已經落回火山頂部。

「少爺,你出來了,沒遇到危險吧!」

見到柳席出現,小醫仙驚喜的嗓音響起,緊接著迅速閃身來到柳席身邊。

左摸摸,右瞧瞧,檢查著柳席有沒有受傷的痕迹。

瞧著小醫仙緊張的模樣,柳席舉起雙手展示著自己,笑道:

「看吧,就連衣服上都沒有半點痕迹,我說,仙兒你突破斗尊以後,是不是一直覺得我這個斗宗就很弱啊。」

見柳席一切都好,小醫仙嬌俏的翻了個白眼,輕聲道:

「這不是關心你嘛,而且……」

小醫仙俏臉寫滿認真,鄭重道:

「少爺你現在確實不算強,九星斗宗對斗尊而言,也不過是強壯一些的螞蟻……」

聽完小醫仙這話,柳席頓時一頭黑線,自己費盡功夫才提升的九星斗宗,卻是被小醫仙這個真正的妖孽鄙視了。

伸出手,攬住小醫仙的纖腰,拉進自己懷裡,俯身貼在小醫仙耳邊,『咬牙切齒』道:

「是嗎,等到了晚上,就讓你知道你家少爺的長處在那裡。」

小醫仙沒有多做掙扎,俏臉帶著溫柔的笑容,柔聲道:

「好、好,晚上我等著,現在先離開這裡,之前一直有強弱不一的各種魔獸,不斷的衝擊山頂。」

「說的是,走吧。」

柳席點頭,與小醫仙一起一躍而起,閃掠至盤旋在半空的黑羽箭鷹背上。

從上往下看去,只見在雄偉的山峰之上,一隻只模樣各異的魔獸,猶如被無形的牢籠束縛,無論怎麼掙扎都動彈不得。

柳席目光轉向小醫仙,笑道:

「你做的?現在放開它們吧!」

小醫仙輕輕點了點頭,對這些魔獸本就沒有殺心,否則面對她這位斗尊,最強不過七階的魔獸,全都是送菜。

伸出纖纖玉手,輕輕劃過虛空,好似將虛空都是撕裂般,撤去束縛著那些魔獸的空間牢籠。

頓時,山峰上一陣雞飛狗跳,重獲自由的豺狼虎豹等,望了一眼天空之中的黑羽箭鷹,以及鷹背上的小醫仙。

一雙雙獸瞳之中,都是帶著驚懼交加之色,面對堪比八階魔獸的斗尊強者,不敢再有絲毫的放肆。

「吼~,聖山已經發怒了,即將要降下無窮天火,森林都要被天火焚燒殆盡,快逃命吧。」

「可惡,都是天上的兩個罪人,是他們觸怒的聖山,為什麼受到懲罰的卻是我們……」

「……」

下方的魔獸,無論是五階、六階、還是少數的幾隻七階魔獸,都是倉皇失措的向外逃竄。

魔獸的本能,對危險的感應頗為強烈,就在一隻只魔獸們逃竄之時,就在下一瞬。

山嶽倒塌,大地開裂,滾滾的黑煙從火山口騰起,周邊的火屬性能量逐漸紊亂,天穹之中籠罩上一層暗紅之色。

就是黑羽箭鷹,也是感受到一股深深的危險氣息,逐漸在空氣裡面瀰漫開來,讓鷹毛骨悚然!

就在黑羽箭鷹即將展翅飛離這裡的時候,柳席卻是突然叫住了它。

柳席皺著眉,望著即將噴發的火山,以及山下四散奔逃的魔獸。

自己帶走異火,總不能留下一地的爛攤子!

似是明白柳席所想,小醫仙站在柳席身側,堅定道:

「少爺想要控制即將噴發的火山,這件事就交給我吧。」

柳席卻是拉住小醫仙,搖了搖頭,沉聲道:

「這件事還是要我自己來,我們終究是要離開的,要根治火山噴發不是鬥氣強就可以強行控制的,只有異火才可以真正阻止它的暴動!」

說完,柳席直接一步踏出,朝著火山口正上空走去,身後小醫仙立即跟上,護持在柳席身邊。

望著下方猶如滾水般的岩漿,柳席伸出手,一指點出,眉心蓮紋浮現,鬥氣瘋狂運轉,青色火焰暴涌而出。

青色火焰,牽引著濃郁的天地能量,紛紛朝著柳席食指匯聚而來,璀璨刺目的青色光芒,逐漸的釋放出來。

一輪純粹由異火構成的曜日,緩緩的出現在柳席身前,並迅速膨脹,而柳席體內的鬥氣,也是這一過程中飛速消耗。

沒過多久,下方的火山口之中,頃刻間,暗紅的岩漿在滾滾的黑煙的裹挾下噴涌而出,轟隆隆的巨大聲響向四周層層的壓去。

柳席臉色十分凝重,在刺目的青色光芒照耀下,不得不眯起眼眸,指尖更是輕輕顫抖。

好在這根手指,是被焚天指強化過的,還能夠承受這股炙熱鬥氣的釋放。

這時,指尖輕點,柳席將身前以異火凝聚的曜日重重的砸向火山口,那已經噴涌而出的暗紅色炙熱岩漿。

嗤~嗤~嗤~

異火何等恐怖,曜日所過之處,再是炙熱的岩漿都是被焚為虛無。旋即,曜日就是順著火山口,將噴涌而出的岩漿再度壓下。

頓時,地動山搖,山體開裂,高大的山峰搖晃,猶如撐天的支柱即將倒塌!

7017k 沐顏花!

赤鱗豪豬在吃的花叢,居然一片沐顏花!

滿地的沐顏花,儘管大半沒有開花,但聚集在一起形成的畫面,非常壯觀,讓人一眼就沉迷其中。

然而此刻,這片濃郁葯香瀰漫的花叢,卻遭到了赤鱗豪豬的大嘴,胡亂啃吃。

一株株尚未開花的沐顏花,或被赤鱗豪豬吞吃,或斷裂掉落在地。

一條條根莖、一個個花苞,或踩着爛泥,或陷進地面。

赤鱗豪豬說是吃,倒不如說是破壞。

這個大傢伙,完全是興緻所起,肆意的破壞著沐顏花叢。

好不容易來到這裏的蘇景行,驚呼聲中,閃電出手。

咻!咻!咻!

三把飛刀,撕裂空氣,裹挾冰冷氣勢,直射向赤鱗豪豬的眼睛。

這是赤鱗豪豬唯一的弱點!

飛刀劃過氣流,轉瞬抵達。

「噹啷~」

一聲金屬交擊的脆響傳回。

只見赤鱗豪豬在飛刀命中它眼睛的前一秒,閉上了雙目。

裹挾蘇景行上萬斤力量,一堵牆都能洞穿的飛刀,沒有刺穿赤鱗豪豬眼皮,僅是碰撞出一串火花,然後被彈飛。

後續兩把飛刀也是如此。

「噹啷~」「噹啷!」

清脆的響聲中,蘇景行的攻擊,被赤鱗豪豬輕鬆擋住。

好在這一突襲,使得赤鱗豪豬停止破壞沐顏花,轉過頭凝視蘇景行。

待看清蘇景行外貌,通紅的眼睛,一下子變的滾圓,目光中殺機毫不掩飾迸射而出。

「哼哼!」

赤鱗豪豬四肢刨地,高昂的頭顱略微低下,讓兩根鋒利的獠牙,對準蘇景行。

下一刻——

「轟隆隆~」

赤鱗豪豬四肢飛奔,龐大身軀宛如一個火車頭,帶着恐怖的氣勢,向蘇景行衝來。

巨大力量踩着地面,發出沉悶響聲,踐踏無數花叢。

唰!唰~

蘇景行腳踩《八步升龍》,身形左右閃爍,待赤鱗豪豬靠近前一秒,陡地避開,又瞬間從側面,對準赤鱗豪豬的眼睛,狠狠一拳砸下。

「呵呃!——」

一聲凄厲慘叫,從赤鱗豪豬嘴裏發出。

它那龐大如同肉山一樣的身軀,在五萬斤的巨力轟擊下,以上半身開始,往側面倒去。

「轟隆!」

大地一陣搖晃。

一隻眼睛爆掉的赤鱗豪豬,四肢朝天,嘴裏慘嚎不止。

河對面。

白鵝看呆了。

它戰鬥了不知多少回合,卻始終奈何不得的大頭豬,竟然被人打趴下了!

只是一下,大頭豬便失去了行動力,倒在地上,慘嚎不停。

震撼的一幕,看的白鵝一時間忘了其它,傻愣在原地。

……

「咚咚咚!」

赤鱗豪豬在地上翻滾,沉重身軀壓垮地面,發出響聲。

慘嚎中的它,沒有忘記蘇景行。

連續滾出去幾十米,壓倒大片花叢后,赤鱗豪豬重新站了起來。

剩下一隻獨眼,死死盯着蘇景行。

然後——

「轟隆隆~」

赤鱗豪豬再一次發起衝鋒,頭顱低下,以獠牙沖向蘇景行。

只不過,這一次,在快要靠近時,赤鱗豪豬猛地一甩腦袋。

嗖嗖嗖~!

凄厲破風聲中,一根根鋒利的毛髮尖刺,從赤鱗豪豬脖子上甩出,向蘇景行淹沒而來。

早有防備的蘇景行,身形連連後退,並不斷左右閃爍。

一根根毛髮尖刺,幾乎是擦著蘇景行,穿空離去。

將自己的毛髮變成尖刺,攻擊目標。

正是赤鱗豪豬的能力之一。

它的赤色鱗片,防禦無敵。

它的毛髮,同樣一根根非常堅硬,頭部極具穿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