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大漢天子?看不懂,看不懂呀。」說書人搖著頭,那頭就好像撥浪鼓一樣。

「先生怎麼會看不懂呢,莫不是怕了,不敢評說不成。」劉封笑道,他故意激說書人,看他還會說出什麼高見。

「怕,老夫不曾會寫其字,你說他傻吧,可他打了那麼多場勝仗,地盤也越來越大,你說他聰明吧,偏偏選擇在盛世造反,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於亮聽完頭皮發麻,竟然有人膽敢在皇上面子說皇上傻的,他再一次想上前制止,可又一次被劉封的眼神都給瞪住了。

「那到底是傻還是聰明呢?」劉封接著引導。

「呵呵,老夫不知,可能此人為千古第一奇人,這才能在不可能當中重現大漢的神話。總之一個字,怪。」說書人抱拳,表明自己已經說完書了,是時候該下去了。

「哈哈,劉封,你不過就是想借這位先生之口來恭維自己嗎?現在如何?是不是後悔了呢。」還沒等劉封開口,底下的宋士賢倒是哈哈大笑。 司謹睿對她笑了笑,笑起來格外有魅力。一般人瞧見,得痴。奈何聞卿的心是銅牆鐵壁,薅不動。

「在我這裏,您永遠有用之不盡的特權。」

這話郁時盛可不愛聽了。「司老闆做生意不容易,哪有不要錢的道理。我們也不能吃白食,你說多少錢就是,我替聞卿給你。」

「我和她之間的交易還輪不到郁總插手吧!」

聞卿阻攔下他想繼續說的話。主動對司謹睿說。「這錢,該給。你不欠我什麼。原本是我要買來送給他的生日禮物。我想親手做……」

郁時盛心頭的不開心全都被她一句話治癒。

原來她到這裏是想給他挑生日禮物,陸正軒被他嬌羞的模樣嚇得渾身一激靈。

「兄弟,請你正常點。」

郁時盛開心的嘴角不自覺上揚。不行,控制不住喜悅的表情!

要不是稍稍惦記着還有點偶像包袱,他恨不得拿出手機昭告天下。

司謹睿神色不明,沒先前那麼開朗。

「這樣啊!」轉身對着韓城說。「按市場價打八折吧!這樣您總不會有意見了吧!」最後一句話是對着聞卿說的。

「沒意見。」

在櫃員的帶領下,聞卿去結賬取貨。

會客廳剩下幾個大男人,其中兩個氣焰囂張,劍拔弩張,彷彿下一秒就要打起來。

陸正軒坐在一側,生怕對方傷及無辜。

司謹睿抿了一口茶,開口有點婊。「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她還是改不了喜歡送人禮物,我家還有一堆小玩意。郁總要是感興趣下次我邀請你到司宅看看。我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年生日她都會送我。很多……」

房間的溫度瞬間下降好幾十度。

陸正軒忍不住搓了搓自己的胳膊。

兄弟,你才是正室,可千萬別被對方三言兩語挑撥離間。

司謹睿要是真和聞卿有什麼,還有郁時盛什麼事兒。

話雖是這樣說,郁時盛還是有被氣到。故意的……

「司老闆也說了,是以前。我無法否認她和你之間的過去。但凡你和她之間真有什麼,輪不到我。你可能不知道,她跟我說過關於你的事情。放心,你既然是聞卿養大的,於我而言以後也算是半子,我定當會將你視如己出。」

一旁的陸正軒剛喝了口茶還沒咽下去,差點沒噴出來。

以前怎麼就沒發現郁時盛這麼賤的一面。

高明啊!

司謹睿得氣死。

見過不少女人爭寵撕起來的,還沒見過男人爭風吃醋。

尤其是當兩個如此優秀的男人,觀摩一場大戲。

……

聞卿自然不知道發生在會客室內的一切,韓城親自為她服務,包裝禮盒!

郁時盛賣了珍珠的錢給她單獨存了一張卡。聞卿現在不差錢!

付完賬,想到什麼。看了一眼韓城,感應到來自於對方的視線。韓城放下手中的東西,禮貌的看着她。「聞小姐還有什麼吩咐嗎?」

「你認識我?」

「認識。在四爺的書房,有您的畫像。」

他是四爺的人,關於一些事情也有所耳聞,不過知道的不多。

「您在四爺心裏很重要。」

聞卿點點頭,他既是司謹睿的人,沒道理司謹睿不知道韓城要出事的事情,他應該知道怎麼做吧!

那她還是不要多管閑事了。

。正要關手機時,霸叔的電話來了。

剛剛不是通過電話嗎?

疑惑的接通電話。

「網站被封了。」

「哦。盈利被封很正常,魚躍秋水終於動手了。」楊雲淡定的說。

「不是他乾的,官方封的。」

楊雲直起身,沉聲道:「哪個官方?遊戲官方?」

「真官方,

《從姐姐開始的娛樂》第一百三十四章過年打麻將 吳准皺了皺眉,在看到吳志偉的那一刻,他的心裡想的擔心的就是易有希,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孩兒,雖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

他有些緊張的伸出手,慢慢的抬到了她的面前,然後將自己的細長的手指,放在了她的兩隻眼睛上,隨後他也慢慢的低下頭,在她頭頂溫聲說道:「我們先走吧。」

說著,他的另一隻手就拉起了她的小手,直接帶著她離開了。

在觸碰到她那雙輕柔的小手時,吳准能準確的感受到,她全身都在發抖,也能看到她的無力,他就一直拉著她的手,她便在後面默默的讓他拉著自己,她不說話,他也就不說話。

兩人一直走到了公路旁,公路上穿梭著各樣的車子,行人也從他倆的身邊走過,在他們的眼裡,卻都是幻影,好像就只有他們兩個才是真實的存在的。

易有希似乎慢慢的平緩了下來,吳准看她好了些,他便準備鬆開自己的手,但是正想鬆手的他,卻一把又被她抓住了。

他頓住了,而她也停了下來,易有希低著頭,緊緊的咬著自己的下嘴唇,慢慢的開始有些泛白,兩個人在路上站著,不再繼續往前走。

直到她慢慢的抬起頭,她的雙眼已經有些濕潤了,眼眶也紅紅的。

剛剛的見面,應該算是跟吳志偉在十二歲那年之後的第一次面對面的相見。

她練習了好多年的冷靜,結果在這一刻全部土崩瓦解,這樣想來,她也只是個十七八歲的孩子。

晚間秋風吹亂了她耳邊的頭髮,她的眼裡眸光閃動,她看著他的眼睛。

兩個人的手還緊緊的拉在一起。

他高高的站在那裡,給她擋住了所有的涼風,晚風吹動了他鬢角的碎發。

他只穿了件白色的長袖衫,和一條淡藍色的牛仔褲,修飾出他筆直的一雙腿,在這秋日的徬晚,好像還有點冷。

兩人對視著,吳准看著她的眼睛,越看他越有些受不了。

他都要在這樣的眼睛下全盤托出,在易有希面前,他不知道怎麼去偽裝自己。

「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想了好久,易有希說出的話,卻是這麼一句。

語氣裡帶著試探和質疑。

看著她怨恨的眼神,眸動的冰冷。

如果是看著他,怕是能刺疼他。

最後,他只是搖了搖頭。

易有希似乎還在懷疑,她認真的盯著他看了一會兒。

在沒有在他的臉上看到窘迫的欺騙之後,她長長的舒了口氣。

隨後她繼續說道:「那你剛剛……」她頓了一下:「為什麼要蒙住我的眼睛?你……是不讓我看到他?」

「風太大,會吹傷你的。」

她抿了抿嘴,長睫微微顫了顫,卻讓她,固執堅強的她,還是抖落了一滴淚下來。

她驚詫的抬起頭,看了吳准一眼,她可從沒在外人面前流過眼淚,這要是被傳出去了,她這老大怎麼當?

只是吳准懂她,他攛住她的手,在看到她掉下的那滴淚的時候,他就已經很自覺的轉過了頭,其實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她哭了。

還有一次是在海邊的時候。

易有希看他轉過頭去,不知道怎麼的,居然噗嗤一聲笑出來,聽到她笑出來了,吳准也勾了勾嘴角,但卻沒有轉過頭來。

她吸了吸鼻子,快速的擦掉了那滴眼淚。

然後又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和吳准拉在一起的手,他的手包裹住她的手,兩個人的手都很好看,放在一起便更加好看。

「那個住在你家的那個女生是誰呀?」

吳准垂了垂眸子,隨後說道:「她叫辛歡,家裡出了點事,所以……暫時跟我們住在一起。」

聽他說完,她滿意的點了點頭,她知道吳准應該不是那麼會編瞎話的人:「你不會騙我吧。」

吳准愣了一下,轉過頭一臉認真的注視著她:「當然不會……」

他以為她是在說辛歡的事,殊不知她說的是吳志偉的那件事。

可是他是知道的,在易有希問他的時候,他卻撒謊了。

當時看著她,眼裡的絕望和那一絲遊離的希望相互交纏的時候她的樣子,讓他根本就不忍心說出那樣的話,他從沒騙過人,因為覺得沒必要,一旦他開始騙人了,他就變了,變得好或壞好像也沒有什麼意義……

只是易有希開心,只要她所承擔的痛苦少一點就好,那他就急繼續裝作不知道,甚至是到最後被她發現了,他也不要承認就好……

易有希拉著他的手,吳准也拉著她的手,他們之間不是那種關係,卻比任何關係都要純潔。

行人從一旁走過,時不時會看他們一眼,當他們都當沒看到一樣。

在馬路的另一邊,卻有人用手機拍下了他們,然後發到了一個聊天群里。

群里的人似乎一下子炸開了一樣,因為照片中的人不是別人,是他們的老大。

雖說她不過也就十七八歲的年紀,但也沒看到過她的身邊有過這樣的男生。

-什麼情況?老大談戀愛了?

-不知道,我在路上看到的。

-看著陣勢應該是的吧……

群裡面聊的熱火朝天,易有希卻全然不知……

發財街曾經也是一條老街,後來也慢慢的變得冷清,花蛤便帶著一些小混混在那裡住了下來,長安街本來是是官民合辦的一個改造工程,但是易有希不同意,他們也不能耽擱,再三考慮之下,將目光就放到了花蛤所在的發財街上。

花蛤不像易有希一樣,對一條街有什麼感情,就算他是這條街長大的,但是只要給錢,他便立馬就賣掉了房契。

然後拿著搬遷費,學著別人開了個物流公司,說是物流公司,其實也就是表面是搞物流的,暗地裡,在幫人辦事,準確來說,他在以權謀私,在鑽法律的空子。

有了這個一個公司,他辦事就容易了一些,同時他也不忘要報復易有希的心,易有希是個女生,其實她除了身上有點功夫之外,還算好對付的,但是跟他一起的那個胖哥,可不太好對付。

易有希的爸爸以前就是在長安街開小飯館的,胖哥年輕的時候,是個大飯店的廚師,後來與一個去他們飯店吃飯的有錢人發生矛盾,不小心在推搡中把他打死了,坐了幾年牢出來,也沒人願給他一口飯吃。

但是易有希的爸爸在聽說他的事情之後,非但沒有嫌棄他勞改犯的身份,也沒有嫌棄他的腳不太利索,就把他留下來。

胖哥自然是對易有希的爸爸有些濃厚的感情的,易有希也認他是自己的親哥哥,也不怕他,也不嫌棄他。

花蛤靠在老闆椅上,雙腳搭在面前的辦公桌上。

可能是當了老闆,有了老闆包袱,還穿上了西裝,裝模作樣的。

「扣扣。」門口傳來了敲門聲,讓他抬起了自己的厚重的腦袋。

「進來。」他朝著外面大喊了一聲,門也應聲打開了。

進來的是他的秘書,是一個長相穿著外表哪兒哪兒都很妖嬈的女人。

一看到花蛤就跟貓看到魚一樣,一臉色眯眯的樣子,這也是他花錢請的美顏秘書。

那位秘書踩著一雙高跟鞋,走到了他的身邊,專門低下了自己的頭,露出那一塊香艷的皮膚,讓人想入非非。

花蛤自然也十分喜歡她這般殷勤,一雙手也慢慢的放在了她的身上。

「怎麼了?Mary。」他有些猥瑣的笑著,嘴裡叫著女人的名字。

「外面來了好多人,說是要來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