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有什麼好處?」

「呵呵,他們可以向市議會提交報告,索要更高的管理費和裝備費,以及工作人員名額。」

有匪才有兵,

有水才有魚。

那些政客很明白這一點。

……

愛爾蘭人和猶太人的衝突,達尼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嘴裡叼著雪茄,站在十八樓辦公室巨大的落地窗邊,達尼俯看整座城市,臉上帶著得意的笑容。

這幾天洛杉磯發生的衝突,可以說是他一手導演的。

他躲在幕後,

操控了這一切!

愛爾蘭人原本只準備偷襲,擠壓猶太幫的產業,沒想到其中一場偷襲失敗,讓猶太人知道是愛爾蘭人出的手。

因此猶太幫展開報復。

而猶太幫的報復,又進一步引起愛爾蘭人的報復。

讓愛爾蘭人和猶太人處於直接對立狀態。

對這個結果。

達尼反而更加滿意。

轉頭看向軍師伯斯坦,有些炫耀的說道:

「伯斯坦你知道嗎,當仇恨的種子發芽,再想停止就沒那麼容易了。」

「愛爾蘭人搶劫運酒車,殺人,破壞生意,猶太幫使出同樣手段,甚至殺了海米韋斯的狗,你要知道,海米韋斯最喜歡的就是他養的那些狗,比女人更愛。」

「他們已經被捲入旋渦,根本停不下來,就算知道這是陰謀,為了報仇,也會不停做下去,沒人能停止,因為你不知道對手會不會停下。」

「哈哈哈哈~~~」

「所以最後他們會一直廝殺,殺到最後,直到精疲力盡,到那時,我們的機會就來了!」

…… 「可惜,這麼優秀的人才不能為我們空政所用!」

靠在椅背上,張鈞的臉上閃過一絲不甘心。

良久,他抬手看了看時間,最後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馬處長,睡了沒有?」

很快電話接通。

「沒有,你知道我的,不到兩點睡不著!」

很快電話另一頭傳來一道略顯滄桑的聲音。

「我們新劇投的那個電台節目收聽率出來了……達到了0.2,最高數段聽眾人數有十萬人!」

「啊?十萬人?」

手機另一頭直接愣住。

過了半晌才回神,「張主任,看來你當初說的是對的,文工團的這個秦川真的很厲害!」

「你說我們要不再想想辦法?」

張鈞一邊在電腦上打開了虎眼論壇,一邊說道。

「唉,張主任,現在挖人的難度越來越大,這個秦川現在是文工團直屬電台部的部長,級別已經是副處級….而且還是實職!我們團里根本沒有這樣位置!」

似乎知道張鈞的想法,對面很快有了迴音。

「那按照二線明星的待遇試試?」

「張主任,這個秦川和普通明星不一樣,你說他一心要走演藝事業吧偏偏現在還是個實職幹部,級別越來越高!可你要說他是個幹部吧……他還有不少的粉絲!甚至微博粉絲數已經快趕上一些五線明星。所以真的不好弄……你根本猜不到他到底想要什麼!」

「那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最近也就是這部《炊事班的故事》替我們空政擋了一陣子,不然….今年根本沒法交代!」

張鈞向後捋了一下頭髮。

「張主任,其實我們可以換個思路,所料不差的話,煤礦文工團那邊肯定還會拍《炊事班的故事》後續系列。不如我們想辦法合作一下!」

電話里頓了頓,聲音才響起。

「合作?」

「嗯!我們直接和他們的電台部合作,最近聽說文旅部上面下了大決心,隸屬的各大文工團在制度上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電台部不一定就要耗在電台節目上。」

對面的馬處長看樣子是了解不少情況。

「這麼說…..倒也可以試試!」

張鈞摸了摸下巴。

「張主任,咱們先等這個電台訪談節目做完再去到那邊談談,看看啥情況!」

「嗯,好!」

………

翌日,朝陽東起,

秦川睜開眼睛已經是七點五十,昨天晚上眾人離開辦公室的時候已經快凌晨一點。

起床,洗漱!

今天的事情還有很多!

雖然昨天那檔訪談節目的收聽率爆了,但電台部這邊能上線的節目還是太少。

不敢強求電台頻段24小時都有節目,哪怕連團里新聞、歌曲等等算上,好歹湊上十幾個小時也行。

「叮鈴鈴…..」

就當秦川收拾好了東西打算出門吃早餐的時候,手機鈴聲忽然響了起來。

「嗯?」

拿起手機一瞧,來電竟然是曾小賢!

「秦部長,您好,我是曾小賢,這會已經到了文工團門口,您看找誰….」

接通,電話里傳來了曾小賢的聲音。

原來,

曾小賢已經和燕城電視台那邊辦理完了所有手續,今天打算來文工團這邊報道。

「這樣,你稍等一下,我出來接你!」

秦川當即說道。

不得不說曾小賢來的真是時候。

今天讓他好好休息一天,只要趕一趕進度,明天晚上電台這邊說不定又能上一檔新節目。

「那就麻煩您了,秦部長!」

「沒事的!」

…….

十幾分鐘后,秦川在文工團的大門口見到了曾小賢。

只見曾小賢拎了一個大行李箱,精神狀態看起來很不錯。

「秦部長,您好!」

「你好!賢哥!」

見面,二人互相打了個招呼。

「秦部長,您可別叫我賢哥……」

「不叫你賢哥難道叫你賢姐?」

秦川開了個小玩笑。

雖然現在已經是電台部的部長,但年齡擺在哪裡,屬下這幫人尊稱他領導但他不能擺架子,這是兩碼事。

殊不知,

就是秦川的這個簡簡單單的稱呼竟是差點把曾小賢給感動到。

在燕城電視台,麗薩榕的年齡也和他相仿,可每次都是大呼小叫隨口就罵,從來沒有體會到上司對下屬的那種尊重。

但在煤礦文工團這邊,才一見面秦川就讓他體會到了被領導尊重的感覺。

最重要的是,秦川現在的行政級別可比麗薩榕的要高!

看來,自己的決定沒有錯!

來煤礦文工團來對了。

「秦部長…….」

「走,先去辦公室,帶你見我們的同事。」

「好的!」

…….就這樣,十幾分鐘后,秦川帶著曾小賢出現在了電台部辦公室的門口。

此時,

電台部的其他人都已經到了辦公室。

「部長早上好!」

見到秦川出現,眾人急忙起身打招呼,能看的出來才短短几天的時間,秦川就得到了部門裡所有人發自內心的認可。

「大家過來一下,給你們介紹一下我們的新同事!」

秦川同樣給眾人打了一個招呼后才再說道。

「這位是我們新來的電台主播曾小賢,之前就職於燕城電台,大家歡迎!」

啪啪啪!

聽到是新同事,眾人急忙鼓掌。

一個部門添人絕對是好事。

「大家好,我叫曾小賢,以後請大家多多關照!有什麼做的不到位的地方還請大家海涵。」

曾小賢見狀,亦是急忙回禮。

雖然….電台部的環境比起燕城電視台那邊來說差了不少,但這種氛圍絕對是那邊沒有的,他喜歡!

「佟姐,等下你協助賢哥到人事那邊辦理一下入職手續,對了賢哥,你是住公寓還是住外面?」

待眾人停下,秦川轉頭問道。

「部長,我還住外面。」

曾小賢當即回道。

別看他行李箱很大,實際上裡面裝的都是工作上用的東西,自己租住的那個公寓剛好又地鐵互通,來文工團上班並不影響。

「行,那就先這樣!」

……….

於此同時,就在秦川的電台部迎來了新人曾小賢的時候,喜劇表演部這邊大會議室也舉行了一場極其熱烈的歡迎儀式,

整個部門的所有人都有參與,

只因為,新部長周洋和副部長張忠威已經在上一個部門辦理完了交接手續,今天正式開始接管喜劇表演部。 身體在急速下墜,拉扯出來的氣流阻力,不僅颳得臉生疼,渾身的骨架,似乎都被硬生生拆解了一遍又重新圇囤裝上。

疼。

只有疼。

可這疼,在巨大的恐懼與提心弔膽面前,卻也是那麼微不足道。

三長老繃緊著臉,就連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此時因為害怕,已經抱緊了龍傲天的一隻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