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而且,這些禁制,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變動,發生變動,讓人更加難以捉摸。」

「既然你說了這麼厲害,想來是會修這符籙印表機了,那你這麼不去?」

「這……這是理論懂嗎,你叫平時不多多瀏覽星網,我們修仙者的事情,能你行你上嗎?」

這名修士,頓時臉漲的通紅,支支吾吾的說道。

接下來,這名修士又說出了修仙者只需要理論,不需要實踐,修仙者的事情,不能以概況偏全之類的話,在場充滿了快活的氣息。

「有意思!」

張玄微微一笑,旋即不再理會他們,專心研究其陣法的錯漏。

密密麻麻,一層層不同的禁制信息,不斷湧入他的腦海之中。

饒是以他紫府二重境的修為,也感覺頭昏腦漲,難以消化。

兩百層禁制疊加,每層禁制有一百零八萬道禁制組成,濃縮在這三十餘丈的符籙列印紙之中。

張玄觀察了一整天,也才看到了一大半。

他的運氣有點不好,這一大半中,都是可以正常運轉的禁制,並沒有發現損壞擊穿的禁制。

這讓他心中頗為鬱悶。

兩個時辰后。

「終於找到了。」

張玄心中長吁了一口氣,經過一天多的忙碌,他終於在第一百六十三層,第九十二萬道禁制中,發現了一絲異樣。

這道特別的禁制,早就已經黯淡無光,這顯然是那條損壞的禁制。

而在這條損壞的禁制周圍,有幾道禁制顯得細小,甚至破裂,這明顯是被擊穿的。

「這台符籙印表機,也不知道是那個傢伙煉製的,大部分禁制都有些虛浮之感。」

張玄心中搖頭。

反正,只要能讓符籙印表機動起來,至於能用多久的這個問題,就與他無關了。

張玄念頭一動,一絲極其微小的紫府之力,化作一道青煙,鑽入那條損壞的禁制之上。

輕輕一抹。

損壞的禁制陣紋,瞬間化作烏有。

緊接著,在他念頭的操控之下,這絲紫府之力,重新刻畫煉製這道禁制。

這個過程,極其平凡,卻又十分困難。

因為這是微觀操作,稍有不慎,就會導致禁制刻畫失敗。

也幸好,他在凡人世界,早就練習過成千上萬遍,對這個過程,十分得心應手。

很快,損壞、擊穿的禁制,都一一被他修復完畢。

他打出一道法決,符籙印表機散發五色霞光,禁制一道道亮起,撐起了一道光罩。

「好了!」

張玄拍了拍手,看著已經換了一批的修士,命令道:「你們試試這台符籙印表機!」

眾修士恭恭敬敬回應道:「是!」

很快,他們搬來了一百餘塊一丈見方,三尺高的羊脂白玉,投入符籙印表機之中。

嗡嗡嗡!

玉石一進入光罩之中,就懸浮了起來,在禁制的作用下,切割成一張張標準玉符。

緊接著,成白上千道五彩霞光,照落在玉符之上,不斷刻畫著符籙禁制。

僅僅一百餘個呼吸的功夫,一萬張一階中品符籙——火球符,就整整齊齊堆疊在一旁,緩緩流向後方的一道禁制之中。

「不錯,你們好好乾!」

張玄誇讚的一聲,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不動聲色的取走了十餘張火球符,揚長而去。

……

PS:求追讀,求推薦票,求月票。「明天就走。」白以柳出門身邊就帶了簡寧昊一個人。

簡寧昊早就不是以前的那個簡寧昊了,認識他的人估計都不敢相信他會有怎麼大的變化。

三年的時間裏,蛻變的不單單隻有白以柳一個人,還有跟着她的那些人。

每個人在自己的領域裏面發揮的越加的出色,他們最最感謝的人便是白以柳。

「是,小姐。」他們出來已經有一段時日,是該回去了。

一輛簡單的馬車行駛在,「吁~~」突然馬車被迫停了下來。

「怎麼回事……

《田園悍妃之攝政王欠收拾》第1章老頭 季少寧想到冷家那一群男人,頓時心如死灰,他看著母親,低聲道:「媽,我們現在做什麼都沒用了,只能答應冷瑤的條件,我現在只希望,她看在琪琪的面上,不要做得那麼絕,其他的,也只能妥協了。」

「那怎麼行?公司是你這些年辛辛苦苦打拚下來的,公司的市值,比她嫁進來之前翻了十幾倍呢,你要分股份給她嗎?這可是咱們老季家的產業。」

「媽,現在的情況,主動權根本不在我們這裡,若是我們不退讓,公司怕是要面臨破產。」季少寧雖然渣,但是腦子還在,知道自己跟冷家扛上,那就是以卵擊石。

「破產?」季母聽到這話,嚇得心頭一跳,「這冷家人當真那麼狠?他們這麼對待我們,不怕被別人詬病?日後,還有誰敢娶他們冷家的姑娘?」

「媽,你說這些都沒有用的,現在是冷家小六當家,他那個人,最是不按牌理出牌,也不在自己的名聲,他要對付我們,才不會管別人怎麼說。」在這一點上,季少寧可算是看得明明白白。

季母聽了這話,氣得肝疼,她可算是長教訓了,娶媳婦,絕對不能娶娘家太有錢有勢的,這樣子的媳婦,娶回家,不僅拿捏不了,還很容易被威脅。

她無力地癱坐在沙發上:「罷了罷了,看看她能提出什麼要求,你盡量滿足吧,但是,咱們家的公司,必須姓季,要不然,我就一頭撞死在她面前,讓世人都好好看看,她是怎麼逼死自己的婆婆的。」

……

傅九玄的體檢並不樂觀,他身體的很多細胞都已經壞死了,身體機能也在漸漸衰退,明明才六十歲,但是身體卻像是七八十歲的一般,衰老得厲害。

這都是被下藥所致,西醫這邊,暫時還沒有研究出一個好的解決方案,冷晨建議冷言帶他去找中醫,希望能通過中醫手段慢慢調理,讓老爺子的身體,慢慢恢復回來。

傅九玄得到這個結果的時候,一點都不意外,他現在了無牽挂,對生死也看得很淡了。

冷言卻說:「師父,我們去看中醫,用中藥慢慢調理,興許會有希望。」

傅九玄無所謂道:「現在天玄門已經交給你了,我已經沒有什麼可操心的事情了,身體好壞都不重要,順其自然就好。」

「師父,你要是就這麼死了,不覺得遺憾嗎?」冷言走到他面前,問道。

「不遺憾啊,我還有什麼好遺憾的,天玄門交給你,我放心得很,就算我今晚睡下后,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我也覺得很正常。」傅九玄無所謂道。

冷言看到他這副無所謂的態度,氣不打一處來:「怎麼會不遺憾?你一把年紀,連個老伴都沒有,你不覺得在臨死之前,應該要來段黃昏戀之類的,人生才圓滿嗎?」

傅九玄聽了這話,真是又好氣又好笑:「臭小子,怎麼說話呢?」

「我說得也沒錯啊,我這不是替你惋惜嗎?若是你就這麼去了,連談戀愛是什麼滋味都不知道,那豈不是很遺憾。」

傅九玄看冷言越說越不像話,連忙道:「行了行了,我看中醫,看中醫還不行嗎?真是怕了你了。」

他真擔心,這個臭徒弟,真的給他找幾個大媽來,讓他感受黃昏戀。

冷言勾了勾嘴角:「明天,我就帶你去找葉醫生。」

葉醫生的醫術,在帝都是一絕,很多人想找他看病,都排不上號的,冷言早就料到師父需要看中醫,在回帝都之前,已經讓姚楠在這邊幫忙排號了,正好明天排到傅九玄。

「行。」 被韋曇華領着繼續去遊園的貴女們。放緩了步子走在石子路上,交好的幾個時不時低語幾句。

剛走到一半,迎面走來幾人。一行人的視線落在了衣衫襤褸,捂著臉的宗慎思身上。膽子大一點的看了眼垂著首的顏三娘。

「幾位這就要走么?」韋曇華移步上前,「宗郎君以後還是小心些。不然下次可不能這麼輕易離開。你們幾個送他們出去吧。」

韋曇華隨手指了指幾個僕役。僕役會意過來,一前一後擁著幾人離開。

睇了眼幾人離去的方向,韋曇華面上浮起溫和笑意,「大殿下她特命我為諸位娘子備了酒水。今日園中還有詩會,還請隨我來。」

話止韋曇華側身做了個請的姿勢。

心知如今韋曇華得桓儇看中不說,而且又入了翰林。指不定他日入朝為官也有可能。眾娘子面上同樣浮起溫和笑意。

隨韋曇華一塊往不遠處的水榭而去。

眾人入座,侍女持壺斟酒。另一方又引了諸位郎君在不遠處的梅林中,與諸位娘子以詩相交。

一掃之前的緊張。算著時候差不多,韋曇華起身往另一邊而去。

屋內的桓儇聽見門口的腳步聲,也沒抬起頭,揚了揚下巴。

「都坐吧。」

掃了眼侍女新斟的茶水,桓儇揚唇輕笑一聲,「曇華,你那邊的情況如何?」

「都還算安分。不過……」話到這裏韋曇華抬頭看向桓儇,目光驟然一凝,「宗慎思他們離開的時候,剛好撞上我們。」

「不礙事。不過顏家倒真是大膽,竟敢讓人陷害本宮。」桓儇倏忽掀眸,深邃的鳳眸中蘊了鋒芒。

「唉,這計雖然算不上高明,但卻足以讓人覺得您行事跋扈。陸徵音一死,您再想拉攏他們就沒那麼容易了。」

謝長安把玩着手裏的茶盞,笑眯眯地道。

桓儇聞言沒有開口,輕咬着唇。神色冷漠地望向地上的碎瓷。唇際揚起一絲弧度。

「大殿下,是覺得顏家背後另有人授意此事么?」

話落耳際桓儇口中溢出一聲輕呵。似是想起什麼來,眼中譏誚漸濃。

身旁的火盆中碳火正靜靜燃燒着,她伸手懸在火盆上。貪婪地汲取著其中的溫度。眸光隨之一冷。

「也許溫家也有份呢。怎麼說溫家也和山東一脈息息相關。」桓儇眼露深意,「他們既然有了這計,下計估計也快了。今年看來是太平不了。」

武攸寧聽了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又看向一旁的樂德珪,見樂德珪一臉凝重。不禁嘆了口氣,若是大殿下的日子不好過。他們這些人的日子也不會好過。

抬首看向上首閉目養神的桓儇,武攸寧唇齒囁喏,想要說什麼卻沒說出來。

「曇華,落雪觀的事,你看着拿出來好好算一算。他們讓本宮不痛快,本宮也只好給他們添麻煩。」桓儇斂眸望向武攸寧幾人,「韓誨那邊你繼續盯着。德珪,山東的賬你也繼續查下去。其他的原先做什麼,繼續做什麼吧。」

「喏。」

正說着一直在裏面看着陸徵音的婢女小步走到桓儇身邊,低語幾句。聞言桓儇點頭看向幾人,只留了韋曇華和阿韻下來,其他人則起身告辭。

躺在床上的陸徵音,臉色煞白。看着走進來的桓儇,想要掙扎著起身拜見。奈何桓儇快她一步,按住了她。

「剛醒就別這麼多禮。」桓儇面上含笑,從旁取了個軟枕塞到她背後。語氣柔和,「感覺怎麼樣?可有覺得哪裏不舒服。」

擁緊了袖爐。陸徵音搖搖頭,目光含淚看向桓儇,「沒有。大殿下多謝您,如果不是您捨命相救的話。也許我就……」

「不礙事。說起來救你的也不止本宮一個人,還有一位……」桓儇欲言又止地看了看陸徵音,唇梢挑起。又伸手拍拍她的肩膀。

之前被桓儇派去找裴夫人的徐姑姑,這會也來了內屋。

一看見床榻上蒼白著臉的陸徵音,裴夫人顧不得行禮,急急忙忙撲了過來。拉着陸徵音左瞧右看。見她無礙,才鬆了口氣。

「妾身多謝大殿下相救徵音。」想起桓儇還在此處,裴夫人連忙折膝行禮。

「起來吧,不必這麼多禮數。本宮也不是見死不救的人。」桓儇擺擺手示意她起身,「況且這是本宮府里,有人出事總歸不好。更何況陸家就這麼個女兒。」

說着桓儇轉頭意味深長地看了眼垂首站在床前的裴夫人和陸徵音。這二人雖然不是親生母女,但是關係極好。她對裴家不感興趣,感興趣的陸徵音背後的陸家。

裴夫人原本一怔,可稍一琢磨。又明白桓儇話里的意思來,若是陸家能因陸徵音而得大殿下青睞也是件好事,這樣一來她這甥女也不怕再有人欺負。

「您的恩德,我們陸家沒齒難忘。」

儘管陸家還輪不到她做主,但是這樣應承的話。她還是敢說的。不過就是不知道桓儇到底是不是這個意思。畢竟當日裴家可是有意撮合徵音和那人的。

「裴夫人是個妙人。徵音娘子也是個聰慧的,不過以後還是不要輕易和人相交過甚。本宮可不能回回都救你。」

這話聽上去意味深長。裴夫人不敢隨意琢磨桓儇的心思如何,只好附和著點點頭。又看向陸徵音,示意她趕快謝恩。

「徐姑姑,派人送陸夫人回去。再拿本宮的牌子去宮裏請太醫,另外把本宮新得的那匹鮫綃紗拿來給陸娘子壓壓驚。」

柔和的聲音落在耳際,裴夫人面上喜色更重。原本她還擔心大殿下會不會因此厭惡陸徵音,沒想到居然因禍得福。一連串賞賜了這麼多東西,實在是前所未有。

再度謝過桓儇后,裴夫人起身告辭。暫且先留下陸徵音在公主府休息,等明天早上再離開。

安頓好陸徵音后,桓儇這才攜了韋曇華和阿韻一塊返回宴上。

宴上斗詩斗得正歡。無人察覺到桓儇的到來,她也樂得清閑。時不時和左右的阿韻和韋曇華說上幾句話。

「阿韻,瞧見她們了么?想辦法記下她們的樣貌,以後少不得要你自己應酬。」

阿韻聞言看向場上一眾貴女命婦,點了點頭。

。 接下來的時間裏,沈明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放在了三步塔之中。撒朗真的算是給他敲響了一記警鐘,不過事情既然已經變成這樣,沈明現在唯一的選擇就是提升自己的實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