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還有看不起小天的王雨涵。

每個人走進來都是低着頭的,所以王雨涵不知道小天的存在。

雲正這次主動問小天:「天哥,這次的可還滿意?」聲音有些發抖,他容易嗎?

小天不好意思的看着蕭何:「老大,咱們走吧,我……」

蕭何沒搭理小天,直接為小天物色美女。

當看到王雨涵的時候,嘴角上揚道。

「這個,抬頭。」

對面的美女不知道客人在喊誰,都沒敢抬頭。

旁邊的領班這時趕緊說道:「6號,抬頭。」

王雨涵暗自慶幸,緩緩抬頭。

然而,當她與小天四目相對時,一張小臉嚇得花容失色。

小天此時更是一臉懵逼。

「她,留下來。」蕭何亂點鴛鴦譜道,嘴角還有一絲壞笑。

錯,是已經笑得前俯後仰。

着筆中文網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據我們情報部門獲取的情報,這些宗門勢力搞風搞雨,為了獲取更多的資源,必然不甘心遵從神州律法,之前迫於姜天的壓力,神州軍方的壓力,不得已之下籤訂了一份協議,我相信只要跟他們接觸,說清楚我們的決心和勢力,他們定然會知道怎麼做了,就好像是百年前一樣。」強大的自信從德龍身上散發出來。

四大宗門,儒道佛魔,勢力可不低。

對於神州,在他們眼裏哪裏充滿了神秘,特別是當他們真正接觸到神州的時候,才真正意義上知道神州的強悍。

可惜的是,神州各自為政,分崩離析,要是真要是一條心,他們還真不敢征伐神州。

卡魯雙眼一亮,不由看向德龍的眼神都變了。

崇拜,還是崇拜。

當真是好算計啊。

眾所周知,歷朝歷代,王朝和宗門之間從來就沒有和平相處過,相互算計,相互征伐,相互消耗,可以說神州的勢力都消耗在內耗之中,要不然他們甚至不敢相信,神州會不會大軍開撥橫掃全球,哪裏還有他們的份。

縱觀整個神州,還真不是王朝和宗門一直處於相互算計征伐之中。

數千年的歷史,還真出了好幾個強大的王朝,一言九鼎,言出法隨,讓這些宗門不得不選擇退讓,甚至一度封閉山門。

當時的強大王朝,不要說這些宗門避其鋒芒,紛紛選擇隱居山林,封閉山門,就算是其他組織,也紛紛選擇城府,那真的是應了那一句話。

這幾個強大的王朝,那可真是威震寰宇,橫掃四海,所到之處,紛紛俯首稱臣,他們這些國家的先輩們,當時就被他們所征服,俯首稱臣,死傷無數。

那一段歲月,堪稱最黑暗的時刻,大軍所到之處,所向睥睨,殺戮無雙,屍橫片野。

對於神州,這才讓他們有了現在的恐懼。

卡魯深吸一口氣答應了下來。

卡魯所在的y組織長相跟神州差不多,其實是當年被一個強大王朝覆滅上一個王朝的皇室逃遁出去,建立的國家,這也是為他潛入神州境內尋找敢出手的宗門勢力創造了機會。

他相信,只要自己找到神州境內的勢力,定然會有人願意出手。

他們的軍演,一旦遭到破壞,你說對於他們的士氣是不是一個巨大的打擊,在這一次軍演可是全球直播,在全球人民面前丟臉。

「哈哈哈,神州你給我等著。」

這一來,對於神州的國運才是最大的打擊。

而就在他們商討怎麼征伐人王殿,怎麼對付神州大地的時候,他們完全不知道,人王殿早就在他們召集大軍的時候就對他們展開了作戰的準備。

與其被動防守,不如主動出擊。

這就是姜天的作戰風格。

而神州大地,也在人王殿行動不到一個小時,就派遣大軍,前往東洲大陸,此時早就到了自己的基地之內,潛伏起來。

只等八大組織自投羅網。

時間流逝,此時的域外戰場,已經是中午時分,太陽懸空,但是依然難以掩飾外面的寒冷,冷風吹拂,不由讓人打着寒戰。

經過數個小時的快速奔襲而來,東方勝,劉勇,畢方等戰尊戰神終於趕了過來,這一次神州國運提升,他們也是受益者之一,實力提升,戰力飆升。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雷霆打擊是相當有知名度的精英位階法術。

每一道雷霆打擊,攻擊力都不容小覷,附帶凈化和僵直效果。且被施法者精神鎖定后,基本不可能避開。

希祈喚出數十道雷霆轟向小山山體,瞬息間山崩地裂,小山幾乎被削去了一截。

刺耳的尖嘯聲,數之不盡的嗜血魔蝠從山體內飛出。

數量多到兩名教導臉色發黑,爆粗口。希抬手不間斷的召喚雷霆,蜂擁而來的嗜血魔蝠一隻只被擊落。

一隻遠比灰色的同類更加巨大的血色蝙蝠硬扛住了幾記雷霆打擊,瞬間撲到希的面前。

然而卻被希龐大精神力定住,動彈不得。

希面無表情召喚雷霆打過去,血色嗜血魔蝠如同一架墜毀的戰機,將地面砸出一個大坑。

「這傢伙,怕不是有精英位階了。」潘震撼。

「你們兩個也出手。」希冷聲道。

不斷湧出的嗜血魔蝠,好似無窮無盡。向四面八方散開,又從各個角度接近空中的法師們。

希不間斷使用雷霆打擊,長達數分鐘的時間裡,打擊數千次,勉強抑制住了嗜血魔蝠的數量。與此同時,幾隻速度極快的血色魔蝠,從兩側夾擊。

兩位奧法學院的教導主動迎了過去。

「出來吧,不要躲避了。」

希猶如一尊神靈天使,背後展開兩對透明的羽翼,居高臨下俯瞰地面。

一個頭上長著彎曲的羊角的人型身影,搖搖晃晃的從洞口處走了出來。蒼白色的手掌扶著額頭。

「你打擾了我的沉眠!所以…」形象接近於惡魔的人型生物展開猩紅的雙翼,瞬息之間就閃現到希的面前。

然而,身形卻凝固在半空中,一動也不能動。

「成長到這種地步,難能可貴。」希居高臨下一指,惡魔瞬息暴碎成一片血霧,「可惜,即便你是真正跨入聖位又能如何?」

死亡一指!熊貓人潘臉上露出怕怕的表情。

這一招名頭比雷霆打擊大得多。古往今來,不知道多少人死在這一招的殘害下。妥妥的聖階黑魔法。甚至被冠以死亡為名。

死亡一指的特性可以無視任何防禦,無論是肉體帶來的魔法抗性,還是魔法裝備,結界甚至法術護盾等等,都對於死亡一指毫無用處。

中之即死,就是這招的施法特性。簡單、強橫、且霸道。

該法術法網都不曾收錄,甚至被奧法協會列為金屬類別,嚴禁對人類釋放。

化作一片血霧的羊角惡魔,血液變成一隻只小蝙蝠,向四面八方逃竄。

「可惡,我不會放過你的。」

「竟然還有這一手,我很好奇你的靈魂會不會因為分裂出現問題。」

散開的蝙蝠身形再次定在半空中,無數金色光點將它們圍繞,肉眼可見的速度,小蝙蝠的軀體被光元素侵蝕、消散。

聖光場域,一個罕見的傳奇階位光明系的法術。歷史上多用於對黑暗生物的戰爭。

方圓資金一公里的範圍被無數浮起的金黃色光電籠罩,一隻只嗜血魔蝠的身軀彷彿在消融一樣,痛苦的尖嘯聲此起披伏。

稍微具有理智的存在,都不顧一切向遠處逃遁,企圖衝出聖光場域的範圍。

此刻,兩位教導和幾隻嗜血魔蝠的戰鬥,也即將落下帷幕。

德魯伊教導奔召喚出一隻巨鷹,與兩隻血色魔蝠戰鬥,佔據上風。

熊貓人潘也不甘示弱,綠竹法杖揮舞出一道道密集的風刃,一道道斬殺在血色魔蝠堪比鋼鐵的身軀上。凌厲無比的攻擊,只是數秒就將一頭血色魔蝠斬殺。

奔:「嗷,夥計,你招牌法術真厲害。」

潘:「切竹子練出來的。」

又是幾道風刃將血色魔蝠的軀體切開,希都不禁多看了熊貓教導一眼,「你這法術已經練到完美水準了,不容易啊。」

「是吧,我也不是好欺負的。」熊貓教導潘將嗜血魔蝠趕走後,有些累了。

漂浮在空中的身軀緩緩向地面落去,還沒徹底落地,一隻從樹榦上跳起的巨蛛就對它噴出了一張網。

「嗷,這該死的生物,快幫忙。」

熊貓教導潘發現自己漂浮術被蛛網干擾,身體不受控制的墜下數十米高的地面。這樣下去,恐怕骨頭都會摔斷。

希身周繚繞著六把金色元素劍,抬手一把就將巨蛛給刺穿。同時釋放法師之手,將墜落的熊貓教導給抓住,「你該減肥了!」

「不用,我的族群,以福態為美。」熊貓人潘瘋狂的掙脫蛛網,揮動綠竹法杖召喚了一尊火元素。

橙紅色的火元素身上散發出熾烈的熱浪。身材魁梧,給予人一種安全感。

清理迷霧密林的工作還在繼續。

隨著李蓉,解許等教導的加入,迷霧密林的危險生物遭受了滅頂之災。

希本以為事件已經得到了控制,然而… 江雲深看到江雲夢,笑道:「姐,你怎麼回來了?姐夫呢?」

江雲夢坐在他身邊,說:「我讓他回去了,明天早上再來接我!媽呢?」

江雲深說:「媽當然是去打牌了,都這個點了,應該快回來了。你找媽有事啊?」

江雲夢沒有回答,看了看江雲深的腿:「你恢復得怎麼樣了?」

江雲深拍拍自己的傷腿,說:「基本能走路了,只是還不能走太長時間。」

江雲夢點點頭,說:「你跟我到房間,我有話和你說!」

江雲深一怔:「姐,你有話就在這說吧,這又沒有別人!」

江雲夢看看江小梅,微蹙了眉頭。

江小梅連忙小心翼翼地扶著肚子起身,賠笑道:「姐,你們說話,我先去睡了!」

江雲夢望着她突起的肚子,眼眸幽深,問道:「幾個月了?」

江小梅連忙說道:「快三個月了。醫生說是雙胞胎,所以,我的肚子顯得大些。」

她的臉上,露出幸福而驕傲的笑容。

「竟然是雙胞胎?」江雲夢沒有想到,微微有些驚訝。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