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原本灌注其體內的天地元氣,狂暴無比,雖然足夠強大,但是並沒有那麼容易控制

《我妻上將軍,開局坑殺敵軍四十萬》第兩百九十七章通萬法 呂布飛在舞台之外,翻滾幾下,灰頭土臉地站起,心中震驚。

在面對高手時,他的氣息轉換竟然如停滯一般,剛才以無痕之息貼近對方,然而,轉換為六合真氣時,氣息還未轉換,拳頭就已經印在他胸膛,呂布沒有六合真氣護體,自然不敵。

聖誕老人收回拳頭。

「弱者,不配與我過招。」

呂布頓時大怒,體內六合真氣運轉,跳上舞台,朝聖誕老人衝去,然而對方的速度比在看台上看見時要快幾乎十倍一般。

這是因為呂布身在場中且未用無痕之息,敵人速度沒有變快,而是他太慢了,恐怕相差十倍有餘。

一瞬之間,聖誕老人已經衝到他背後,高舉死神鐮刀,尖刺對準呂布后心,迅猛斬刺下!

「雷火!」

一對黑色眼睛爆發精光,清水和一身隨劍出,二天一流之「雷火」,勢如奔雷,爆裂出手,場中只見一道紫色閃電飛閃,緊隨着雷霆之音,爆豆一般。

死神鐮刀被彈開數米,清水和一身如飛雷穿刺而過,雙劍揮在背後,眼中充盈的無痕之息緩緩散去,小腹處的鮮血又溢出一些,浸透西裝外套袖子,這讓他眼神中多了一絲疲憊。

呂布見他這幅模樣,也覺后怕,站起身來,雙手結印。

「這是……」觀眾席上有人沉吟道。

「斯巴!」

呂布眼中出現金色電光,兩種氣開始充能,各百分之五十,百分之五十一,百分之五十二,百分之五十三……

百分之六十!

聖誕老人感受到他氣息竟然在上升,強化力量也只是相當於力量達到一個高境界水平,但絕對不會是氣息在上升。

百分之七十!

「奇怪的傢伙。」

「斯巴……」

「而且在念什麼東西?」

百分之八十!

呂布頭髮高高豎起,竟然出現幾縷金色髮絲,身高在拔高,肌肉在隆起!

「已經中級風從了!」清水和一震驚地看着面前的少年,他緊閉雙眼,身上的氣息在不斷攀升,而且身上金色閃電連續閃跳。

聖誕老人這會兒卻已不着急,看着呂布身高不斷拔高,隱隱超越一米八的身高,肌肉健壯輪廓分明,頂破了羽絨夾克外套。

「這是!」有觀眾雙眼圓睜,滿臉震驚!

「撕巴塞壓印!!」有人跳起來震驚喝道。

「食巴賽丫印!!」

「哦里哇!撕吧塞鴉銀!!」成百上千觀眾齊齊跳起來。

阿爾緹尼斯等人都大吃一驚。

「撕巴塞壓印?」老管家見多識廣,卻也不認識這種招式,這種全新的力量增幅似乎是有六合真氣的肌體強化,然而絕不同尋常,他不禁面露好奇之色。

百分之一百!

巨大的雙息力量使呂布半懸浮空中,簪子落地,髮髻散開,一頭黑髮早已被「撕巴塞壓印」強化為金色!

呂布那對淡綠色瞳孔懾出無限戰鬥意志,好像現在的他就是為戰鬥而生,別無他求。

「久等了。」呂布淡淡道。

百分之百無痕之息加百分之百六合真氣,現在呂布的速度和力量絕對能和聖誕老人一爭高下。

「還不夠!」呂布依然在填充體內的氣。

百分之一百一十!

百分之一百二十!

百分之一百三十!

百分之一百三十五!

聖誕老人終於從舞台地面拔出死神鐮刀,雙手握住。

他的身高暴漲到一米八五,腰圍肩寬增大為原先兩倍,原先稚氣未脫的臉已經完全是成年人一般,英俊而充滿霸氣。

顯示屏上,「撕巴塞壓印」狀態下的呂布和前世幾乎已經相似。阿爾緹尼斯深深凝望着他,小臉漸漸露出笑容。

135%雙息強化,呂布渾身金電閃爍,抬手間抓住空氣中的風屬性氣息,又抬手間握著四周的土屬性氣息,兩種截然不同的氣匯聚於一人體內,造成了極大破壞。

他只有九十秒時間,否則135%雙息強化就會降低比例,而且身體受損難免。

呂布消失在原地……

清水和一發愣,這樣的速度就連他也看不清楚。

一道金色長虹沖向聖誕老人。

觀眾席上轟動起來,所有人都興奮異常。

「我想起來了,他這樣的狀態模樣是一部超人氣動漫中的角色,阿波羅大概是看過,所以才以六合真氣強化肌體,造成這種變化,但是……也太誇張了。」阿福獃獃道。

聖誕老人面前出現金光,緊接着一道金色人影瞬息出現在他面前,拳頭頂上來,直接陷入腹部。呂布只覺一拳擊中棉花,不知他的肚子是怎麼回事。

死神鐮刀迅速橫切阻擋,然而拳頭收得更快,縮回去后第二拳又到,聖誕老人抬腿格擋,滿面金氣的呂布出現身形,二人拳頭和膝蓋碰撞,135%撕巴塞壓印狀態下呂布的力量與聖誕老人相差無幾,甚至更強。

呂布怒吼,撕巴塞壓印狀態下使用十倍引力強化,一拳崩在聖誕老人臉上!

十倍重力領域!

呂布上身衣物被重力撕扯為碎片,周圍出現一圈黑色重力層,聖誕老人手中的死神鐮刀頓時轟然落地,砸起巨大粉塵。呂布加大重力領域,聖誕老人終於半跪在地上,拚命支撐。

大界王拳十倍引力強化下,呂布每一拳擊出都在聖誕老人臉上和身上留下深深的引力凹陷,這就是大界王拳真正的力量。

一共十拳,呂布耗盡全身的氣,往後倒退,腦袋眩暈,似乎這十拳榨乾了身體的力量。而聖誕老人被打進了舞台地面中去,被高高揚起的灰塵覆蓋全身。

撕巴塞壓印狀態消失,呂布金髮褪色為黑色,強壯的身體縮小回正常,眼睛也從淡綠色變為黑色。

顯示屏上,塵埃未退,拍攝視頻的攝像師慢慢靠近現場,畫面也被放大。

「氣息消失了……」老管家盯着舞台上飛揚的粉塵道。

清水和一捂著傷口,用對講機道:「洛根,啞子小姐怎麼樣?」

對講機里傳出:「安全。」

清水和一疲憊地道:「注意一點,我總覺得……我總覺得……」

他猛然看向前方,那裏的氣息正在增加,塵埃中隱約站起一個黑色人影。

「還沒完……」

寫了一點龍珠名場面,嘖嘖。 溫暖的火光帶來了黑暗的希望,荒漠上的篝火抵擋了猛獸的襲擊,卻也帶來了無法阻擋的熱浪。

有心事的賽娜前一天晚上已經失眠了,結果今天晚上熱浪來襲,直接熱到一晚上都是睡不着的狀態。索性她又開始研究天空上的星星,開始數星星發獃。

流放的道路上全是荒漠,只要出現一點的綠色,動物的反應比人類還快。隊伍的水源基本上都在黑衣人身上,賽娜口渴的已經嘴唇裂開了。

她轉眼看着自己身邊的幾人,他們除了臉色白了一點之外,似乎並不受任何什麼影響。怎麼自己就口渴的要命,感覺再走兩步就要死了。

「你……你不渴?」賽娜躲在然的影子之中,拉着他的衣角。

「你喝吧,我們問題不大。」然悄悄的拿出了自己的水壺遞給賽娜。

即使在A區也是有實力等級分佈的,像賽娜這種作為人質送進來的,是不會拿到任何的物資。

賽娜看了一眼然手中的水壺,從重量就能看出至少還有一半的水。她舔舔自己已經裂開的嘴唇,還是拒絕了他的好意。

誰也保證不了走出這個荒漠需要多少時間,流放的時間是五十年一次。已經足夠大自然發生巨大的變化了,賽娜看了一眼身邊的羨,她還能忍忍。

「你現在身體虛弱,再不喝水就要出事了。」一直在一邊不聲不響的榕,強硬的把自己的水壺塞到了賽娜的手裏。

「這是加了鹽的,你一定要喝。你已經出現脫水癥狀了,還是你想死在半路上。」榕勸著賽娜喝水,眼神不停的警告著周圍那些蠢蠢欲動的人。

他們幾人就單人的實力在A區已經是數一數二了,現在還組成了一個隊伍,所有人都只能望『洋』興嘆了。

賽娜實在是沒有忍住誘惑,小小的喝了一口。冰涼的水劃過乾燥的喉嚨,滴落在乾枯的大地上,總算是有動力走下去了。

「一個普通人快死了,還浪費水。」

「就是一個渣渣太浪費了,還不如給自己留下保證。」

看着賽娜喝了一口水,邊上有人開始羨慕起來。他們的實力(在A區之中)相對比較普通,分配到的物資不是很多。就連水都是不敢多喝一口,生怕自己的物資轉眼就沒有了。

「養寵物呢,不要羨慕了快點走吧。」

眼看着幾人的眼神不對勁了,隊伍之中有人開始揮舞手臂驅散人員。這下榕他們六人直接被這個隊伍孤立了,也走在了隊伍的最後面。

「我們要走多遠,這點水夠嗎?」賽娜小心翼翼的擰上蓋子把水壺還給榕。

「下一個大太陽的時候就能到了,堅持住。」

「實在不行之後的路我們輪流背你,沒事的有我們。」

「不要擔心有我們呢!」

賽娜看着大家不停的安慰自己,看來也是很怕她率先自己放棄了自己。就為了這些鼓勵她也要加油熬住,不過她這個設定肯定是天塔故意的。

榕口中的下一個大太陽,就和晚上的滿月一樣。每30天天空上的兩個太陽就會變成一個大太陽,這時候氣溫也會是整個月之中最熱的時候。

一般人這時候就會在家休息一天,不過他們這種犯事的人只能不停的趕路。在心裏祈禱這一次的大太陽不要太熱,到時候魔法攻擊可是很難防禦的。

他們在上一個大太陽出發,需要一個月的時間才能到達所謂的邊界。賽娜醒來的時候他們已經走了三分之一了,而且因為身份特殊賽娜沒有領取到任何的物資。

之前她還是靠羨的物資存活下來的,現在賽娜有點不好意思使用羨的物資。結果就出現了現在這種情況,五人輪流把物資分給自己使用。

「哎,這是歧視我!怎麼說我也是有人權的。」

『你的身份都被剝奪了,嚴格來說你已經不算是……』

「哎呀,我知道,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

『至少你有人照顧,你看今天白天那幾個。暈倒了都沒有人去搭理,還有不少趁火打劫的人。』

「那我晚上睡不着你有什麼辦法?」今天晚上賽娜躺在地上又睜着眼睛毫無睡意。

現在回想起來那三個因為中暑暈倒的人,他們幾人走在最後所以等到他們發現的時候。那些人的物資已經被清空了,連一件衣服都沒有留下。

按照壹號的預估,幸運的話兩個小時之後就能烤熟,不幸運的話很快就會被猛獸吃掉。

所以賽娜這個在別人眼中的普通人,能活到現在,才是最令人驚訝的存在。

『可以休息,不過你的意識我可能會暫停。你確定不會嚇到邊上的人?』

「高手都是能聽出敵人的心跳聲,我是失去意識又不是去死!」

『你的呼吸會變弱,別人叫你……』

「我知道!我知道!只要不是掛了,有呼吸有心跳就不會出事。到時候天快亮了你記得叫我不就好了,不會有事的。」

系統無語的看着賽娜,她到底知不知道一個高手到底有多厲害。還是她自己很久沒有當高手了,這麼基本的常識都忘記了。

「然~白~榕~榕~」賽娜躺在原地悄悄的喊了他們的名字,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

「你看這不沒有的事情,來吧,我準備好了。」賽娜很滿意測試的結果,決定直接開始睡覺計劃。

雖然系統擔心引起幾人的懷疑,不過它也心疼賽娜的身體。最近幾天輕微脫水加上精神不佳,她再不休息恐怕抗不過兩天了。

在系統的幫助下,賽娜很快就進入了夢想。另一邊也正如賽娜猜測的那樣,在她呼吸微弱的一瞬間,幾人同時睜開了眼睛。

五人交換默契的看了一眼,讓出位置讓壹號靠過去。他是在場唯一的醫生,如果賽娜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他應該是最安全的急救措施。

「她失去意識了!」壹號只一眼,就看出賽娜已經失去了意識。

「怎麼會?!她就在我們中間,明明……」

「小心!」

幾人還在鬱悶賽娜怎麼會失去意識,賽娜身下的土地就開始掉渣了。土塊不停的往上涌,似乎地里有什麼東西要破土而出了。

現在不用猜,幾人也明白賽娜為什麼會失去意識了,她受到了襲擊。

。 木村悠是不信這麼點飯,美紀能夠吃飽的。

木村悠覺得吧,美紀大概和很多英國人一樣,說話比較委婉。真的不喜歡吃米飯,也不會說出來。感覺以後可以在家常備一點義大利面,反正義大利面的話,價格不貴,煮起來也非常的方便。

木村悠是這麼覺得的。

但當木村悠注意到美紀用筷子動作的時候,木村悠卻覺得自己可能想的方面有點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