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同時,他對自己肉身的破勢也理解的更透徹了!

最關鍵的一點是。

昨夜,他吸收小鎚子的時候,在隱脈中儲存了大量煞氣,都快在經脈中凝固了。

而且很腫脹,刺痛。

不過到了現在,雲空雖然不知道揮出了多少刀。

但好歹,額頭上隱脈中的煞氣,沒有這麼濃郁了,血肉腫脹感也消失了。

這是好事!

而且,昨晚他還嘗試了一下鎮壓位的天賦技能。

「影訣對於肉身的氣息屏蔽應該是全方位的,只是如今的影訣不足以屏蔽掉我周身的所有氣息,而長空訣我也差不多掌握了要領。」

最主要是長空訣。

能飛!

也就是在他身後凝聚出一個火紅大翅膀。

意海期可以臨空,望辰期可不行。

望辰期境界,最多也就釋放一些靈紋之力,達到離體效果。

然後,將望辰期修士短暫脫離地面。

如今的望辰期,靈紋之力不夠厚實,遠遠無法達到騰空。

有了大翅膀,一些顧慮就不存在了。

至少面對望辰九重之下,他打不贏還是能夠往天上跑的。

想到這裡,雲空拿出了手機,打開了萬界說明手冊,查看起了諸天院的情況。

看了一會兒,雲空盤坐在地囈語道。

「諸天院的總院長好像沒有說明境界,不過,當年魂體系老院長被圍殺,照理說,安臨城主和諸天院總院長,應該是能夠解救他的吧?」

是啊。

既然都是人族,一條心的。

看到自己人被圍殺了,難道不出手幫忙?

萬界說明手冊上都還有記載。

老院長曾經是星河期修士。

既然如此,那對於人界來說,都是戰略級的存在吧。

結果居然在內部被圍殺死了。

其他人也沒聽說受到連累死了的,這就怪了。

想到這裡,雲空有些心悸。

「不會吧,魂體系這麼危險?那我還去不去?」

現在仔細想來,好像是有諸多疑點的。

為什麼能在諸位城主眼皮子下面殺人,聖域幹什麼去了?

又或者說諸天院總院長幹什麼去了?

當然了,既然選擇了,如今雲空硬著頭皮都得上。

畢竟,既然魂體系被窺探了這麼久,如今還是有些危險,那就說明,他們系的秘密還沒有被挖掘出來。

如此一來,魂體系一定有什麼隱藏手段。

這或許是個機會!

「哎,算了,誰讓我也有這麼多秘密呢。」

或許他就該去魂體系。

又看了一會兒,雲空砍了幾位很有意思的人。

「西川城賈徽,魂體系學員,望辰一重巔峰,初步蘊養魂體……。」

他心中有些震撼。

居然就開始蘊養魂體了?

說實話,他現在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有沒有開始蘊養魂體。

破勢是昨晚領悟的。

不過,他現在可以輕微內視。

照理來說,他應該是再蘊養魂體了吧。

不清楚!

隨後,他又繼續看。

「靈紋系周瑤,望辰二重,魂體蘊養程度5%,領悟斧勢……。」

越看越震撼。

雲空覺得。

自己也就肉身比他們強一些,說到蘊養魂體,他可能還真的不如這些人。

「如此說來,我可能也是在初步蘊養階段了?」

下方有一個魂體說明。

當魂體能夠離體感受到外界物質的時候,那就是進入魂體蘊養進程了。

雲空也知道魂體離體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你能夠將你得大腦長出了一隻手。

要是對方弱的話,你直接用精神力魂體打破別人防禦,捏碎別人腦細胞都行。

不過,望辰期魂體能做到這一步的概率不大。

因為蘊養魂體是個長久的過程。

能做到突破別人肉身,起碼得望辰九重或者意海期了吧。

搖了搖頭,雲空起身拍了拍褲子,喃喃道。

「或許是個機會,我等趁著這幾天,去見見老大爺。」

或許能問出點什麼呢。

畢竟,多問問也不是什麼壞事。

。 明鄭中提督,崇明伯甘輝站在第二梯隊的戰艦上足足等了六個小時。在這三千六百分鐘的時間裏,他在望遠鏡里看到周瑞的座艦沉沒了,方左榮的無頭屍體被扔出船外,陳輝奮力一躍跳入海中座艦隨即爆炸傾覆。每一分鐘,他的心都在滴血。

當「拔碇迎戰」的命令一下,甘輝便率領所部沖了出去,他乘坐的是一艘不大不小的銃船,對着烏沙的座艦猛烈撞擊。砰地一聲,兩艦撞在一起,旋即又被彈開,烏沙艦在海上來回顛簸,滿兵站不住紛紛跌倒。甘輝指揮水手操縱銃船,先並在烏沙座艦旁,然後拋出鐵鈎撓鎖鈎住烏沙艦幫,大喊著口號用力拉拽,要把這艘清艦拉進。滿兵大喊著揮舞刀槍便砍鐵鈎撓鎖,甘輝早有準備,下令射擊,火銃箭矢齊發,砍鐵索的滿兵被打倒一大片。也就兩分鐘的功夫,烏沙艦被拉近,甘輝部下在兩船之間鋪上跳板,隨着甘輝一聲令下便即跳幫。甘輝衝上烏沙座艦,此時刀劍的碰撞之聲鏗鏘作響,不時地還有屍體倒地撞擊夾板的嘭嘭聲傳來。甘輝大喝一聲,揮舞大刀殺入人群,一連砍翻五個滿兵。

就在此時鄭軍右武衛主帥的坐駕親自與正、副龍熕炮船對着烏沙艦前後圍攻。此時大海顛簸不止,但是鄭艦卻強行接舷,右武衛驍翊嚴保、領旗張盛率先躍上,見人就殺,憤怒的砍刀對着烏沙艦上的滿兵傾瀉自己的怒火。

此時的烏沙正在揮舞彎刀與鄭軍大戰,甘輝大喊一聲:「烏沙拿命來!」

「你是何人?」

「大明崇明伯,中提督甘輝是也!」

「好!甘輝,你當得了我的對手!」烏沙說着撇開身邊的鄭兵揮舞砍刀撲向甘輝。烏沙擺牙喇出身,武藝確實高強,又自恃勇武,面對甘輝毫無懼色。在他不擅長的甲板上與甘輝斗在一起,兩個打了二十回合竟然未分勝負。此時突然聽得「砰」地一聲響,再看烏沙胸部中彈,鮮血噴涌而出,死在當場。

「媽的!誰開的槍?」甘輝罵着轉頭一看竟然是右武衛驍翊嚴保。

嚴保大喊:「和這清狗糾纏什麼?一槍斃了了事!」說罷,揮舞手中大刀大喊:「殺光他們,為弟兄們報仇啊!」

明鄭士兵一起吶喊,士氣如虹,一番砍瓜切菜,將烏沙座艦以下滿洲官兵斬盡殺絕,一個不留。

甘輝砍下烏沙的首級,又把無頭屍體拋入大海。

楊元標銃船也被鄭軍蕭泗所部奪回。鑲白旗參領兼署副都統格紳座艦在驚惶失措中被鄭軍前提督的指揮艦逮個正著,明鄭大炮開火格紳座艦當即癱瘓,中炮的士兵死了一大片,龜縮著不敢出戰。鄭軍趁機放火,格紳與全船滿兵盡皆葬身火海。

后隊乘坐小船的滿兵看到前隊陷入苦戰,認為自己仍然有一戰的實力,呼呵著衝進鄭軍火炮的射程之內。結果都是白送的,鄭軍根本不與之接戰,只管打炮亂撞。滿清船隻或被撞沉或被擊沉或被焚毀,滿洲正三品護軍參領多穆星阿、前鋒校瑪喇奇、五品王府典儀貝屯、護軍校尚機圖、希岱、阿里禪、海通阿、驍騎校哈尼皆被殺死。

甘輝座艦在清軍陣中橫衝直撞,清軍小船全被撞碎。鄂勒布的船被撞翻,他不慎落水,拍打水花在水面掙扎。也許是方左榮的冤魂來索命了吧?那麼多人落水,可鄂勒布卻偏偏被甘輝所部發現,投下標槍,正中鄂勒布左眼,標槍透過眼球扎在腦上,鮮血和著腦漿從鼻孔流出。鄂勒布雙手又漫無目的地撲騰了兩下,旋即沉入海底。

鄭軍的凌厲攻勢給了滿兵極大的打擊。滿軍殘餘艦船久在波濤之上,生於關外長在華北的滿兵們無不頭暈目眩,許多人嘔吐不止,無力再戰。面對鄭氏艦群凌厲的「橫攻焚殺」,早無還手之力,一艘艘艦船在如雷的炮聲中,被打得頭暈目眩,在騰起的一陣又一陣的煙塵當中,辨不清方向,徹底陷入混亂。清艦在戰場上起火爆炸、下沉,僅被跳幫奪取的兵船就達十三艘。

廣東三鎮水師是鄭成功非常忌憚的,開戰伊始鄭成功就命堂兄弟鄭泰率領艦隊在金門一代阻擊敵人。但是,鄭泰等了足足一個上午也沒有見到廣東水師的影子,便率領艦隊援救廈門。鄭成功的堂兄鄭泰率領的是五十艘「鳥船」,這些海上飛鳥從東面的浯嶼趕來。

鳥船體型龐大,火力強盛,雖然比不了荷蘭夾板船,但是近海作戰靈活又兇悍,堪稱十七世紀的「巡洋艦」。這支生力軍久等老冤家廣東水師無果,這才遲遲加入了這場收割滿兵性命的血腥遊戲。鄭成功見了大喜過望,立刻命令黃廷等將領於鼓浪嶼後方進行火攻。

鄭泰在東,黃廷在西,兩面包抄將南路清軍團團圍住。清軍大驚失色,左衝右突,可是怎麼都沖不破包圍圈。混戰中,滿洲正紅旗二等輕車都尉武達禪、正白旗三等侍衛額赫馬瑚、一等護衛雅圖、二等侍衛拜哈拉、騎都尉布錡、二等護衛托克退不是被燒死射死殺死,就是墜海而亡。郎賽雖然被斬,可他的部下還在拚死搏殺。但是到了這個時候也已經無力回天,正紅旗漢軍船隊被痛殲,漢八旗章紅眼、石山虎等人被殺,船隻也被焚毀、擒獲。

后陣的黃梧,見前隊被殲滅殆盡,滿兵所乘大船也滅在鄭軍的大炮之下,只好停船觀望。但是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明鄭的大艦竟然趁勝直衝過來。黃梧被嚇得魂飛魄散,慌忙命令撤退,但是此時已經來不及了。

明鄭的大熕船和大戰艦上的火炮一響,只裝備八槳船的黃梧船隊轉瞬之間便是一片船翻人亡的景象。海面上到處是船隻的碎片與清兵浮屍在翻滾的紅浪中上下起伏,到處飄浮着螻蟻般的求救人群。眼看着閩安候、方左榮被殺,憋著一股勁要報仇的鄭軍哪裏容得他們活命?明鄭士兵嚴酷無情的爭相殺戮之,清軍浮屍蔽海,血染藍天。

黃梧見已經不能挽救,脫下自己身上的甲胄,又扔掉衣褲,只剩下一條褲布遮羞,惶惶然跳入海中逃命……

清軍南路總指揮,閩浙總督李率泰見清軍大敗,無可挽回,果斷放棄自己的座艦乘小船逃跑,靠着滿天神佛保佑,竟然體面地逃得一命。

南路打到現在,鄭成功才將南線交給部將何義指揮。他自己則駕着飛艇,冒着激烈的炮火北援,還命令駐泊湖頭的后沖鎮艦隊同去救援北路。

滿清攻廈南路軍枉做誘餌,引火燒身,遭到徹底失敗。

欲知李軍在廈門表現如何,請看明日的更新。

——————

作者:明天加班十二個小時,又怕寫不好下幾章,壓力山大!如果不能及時更新請原諒我。我以後會加上的。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最新章節、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希願、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全文閱讀、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txt下載、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免費閱讀、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希願

希願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替嫁嬌妻:偏執總裁超兇猛、愛你不過半生劫、偏執總裁惹不起、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

。 聽到女人的話,廣仁曦目含審視的盯著她的眼睛。

「若是你主子未在馬府,你們馬府中這三個護衛森嚴的院子,又是什麼意思?」

縱使女人的神態畏縮且恭敬。

可見識了菱香那等善察言觀色的詭辯之人。

廣仁曦實在難以相信她。

「尊、尊上,我這個和兩邊一模一樣的院子,都是用來迷惑外人的障眼法。」

「除了有些小機關,實和其它院子沒什麼兩樣,只是在接待客人之餘,還可吸引一些不軌之人,將其捉住……」

女人的解釋有理有據。

也符合廣仁曦方才的經歷。

可惜。

條理太過清楚。

敘述太過流暢。

彷彿這個逼問場景已在她心中錘鍊千百遍。

她的內心深處,根本就不驚慌。

廣仁曦感覺得到。

若想從馬府這些個女管事口中問出什麼話,根本就不可能。

毫不猶豫的起身,抬手將紅毯上的兩男三女盡數用冰覆蓋。

廣仁曦掃了一眼五人身側不遠處,原先有屏風遮擋的,外形姣好的三男兩女,並未對他們同等對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