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整整一個下午,營地內形形色色的人出出進進,特別是砂忍,很頻繁。

鳴人時不時的看看我愛羅,又看看大和。

任務已經完成了,佐助的記憶也恢復了,就等他相通透了自己出來。

自己再帶他去找牙,拿到神農的秘術,恢復胳膊。

之後就又可以放養了。

至於什麼地下遺迹,古代士兵,管他屁事~

想好后,鳴人覺得他們可以走了,而且他感覺有什麼不好的事要發生了。

我愛羅看他的眼神都變了,沒有去管哪邊要死不活的提姆西,反而對他很警惕?

佐助的帳篷內,時不時穿出一陣陣哼歌的聲音,聽了聽是他第一次唱給雛田聽的那一首。

眼看天色已晚,鳴人站起來向著佐助的帳篷走了過去。

「嘩啦~」

不等鳴人打開門布,佐助已經穿戴好衣服,背好劍。

一臉英氣逼人的出來了……

出門碰到鳴人,佐助先是一愣……

接著開口問道:

「劍法呢?」

鳴人手一背,利索的回答道:

「沒有~」

佐助一愣,臉憋的通紅,氣憤的說道:

「你,你騙我?」

鳴人給了佐助一個眼神,自己體會。

騙你咋滴?

從小騙你到大~

你耐我何?

「呼~」

佐助重重出了一口氣,他不生氣!

自己好不容易調整好了,這個時候生氣!

不值得!

理都不理鳴人,徑直的路過鳴人,向著營地內的廚房走去。

不一會背上又多了兩把劍……

我丟……

鳴人無語的看著佐助,這麼貴的劍,你是不是拿來剁菜了?

佐助依舊不理會鳴人,再次準備離開……

鳴人急忙喊住佐助說道:

「兒子,我可以幫你的斷臂重新長回來~」

「咻!」

佐助快速來到鳴人身邊,期待的問道:

「你說的是真的?」

鳴人笑嘻嘻的看著佐助說道: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

佐助覺得自己現在要是沒瞎,能眼神殺了這弔人!

沒理會佐助的屎一樣的表情,鳴人突然嚴肅的說道:

「不過,你需要付出很嚴重的代價!」

佐助感知了一會鳴人的表情,

很認真!

這反而讓佐助鬆了一口氣,有些無所謂的開口問道:

「我都不在乎,你說吧,什麼條件?」

「你為啥會和愛米娜成親?」

「你滾啊!!!」

7017k 褚臨沉腳步頓了頓,垂在身側的手掌不由攥緊。

他最終懶得回頭理會王藝琳,徑直走進了電梯里。

如今的王藝琳,變得太陌生,早已經不是他當初記憶里那個救他性命,獻身與他的甜美女人了。

褚臨沉一出韓氏大樓,衛何派來的保鏢便立即圍上前來,為他保駕護航。

他眉頭微皺,沒說什麼,帶著人離開了韓氏。

這幾天。

褚氏的依舊維持著持續下跌的困境,整個褚家,籠罩著低迷的氛圍。

唯一的一個好消息大概就是——辛寶娥提供的藥方有效,成功緩解了柳唯露的癥狀,她的身體在朝著好的方向,慢慢恢復著。

富康醫院,vip病房裡。

柳唯露面色仍然有些蒼白,臉上殘餘著一抹病態的潮紅,咳血的癥狀也還是有,只是比之前已經好太多了。

「寶娥,這次真是多虧了你,要不是你,我恐怕早就要去地底下,跟昱風的父母相聚了。」

記住網址et

她拉著辛寶娥的手,感激地說道,同時不忘側頭看一眼,坐在旁邊椅子里,吊著一隻手臂的柳昱風。

柳昱風聽到這話,眉頭微皺,「姑姑,你福大命大,說這種話做什麼。」

柳唯露抿了抿唇,白了他一眼,「什麼福大命大,要不是寶娥,我哪還有這條命?還有,如果不是她的引薦,你這隻手臂,恐怕也保不住。這次,欠了人家的大恩情,你說……該怎麼還才好?」

她話裡帶著暗示意味。

辛寶娥下意識地朝柳昱風看去,眼底莫名有一抹期待。

雖然,她知道希望渺茫……

只見柳昱風煞有介事地皺了皺眉,認真思索之後,抬頭看向她,說道:「這次的事情,我記在心裡了,以後你有什麼事,儘管找我,我在所不辭!」

辛寶娥心裡失望劃過,臉上神色卻淡淡的,說道:「不用。」

柳昱風沒繼續說這件事,從椅子里起身。

他走到柳唯露的病床前,遲疑了片刻,說道:「姑姑,我看你現在的情況也比較穩定,有寶娥照顧著我也就放心了。現在秦舒母子的下落不明,我想……」

柳唯露面色微變,立即打斷了他,不贊成道:「你表哥一直在派人尋找秦舒母子的下落,你手臂還沒好,跟著湊什麼熱鬧?」

說完,她快速看了辛寶娥一眼,低聲提醒柳昱風,「你在寶娥面前說這些做什麼?不是存心給人添堵?」

「她不介意的。」柳昱風下意識地說道,甚至還轉頭去問,「寶娥,是吧?」

辛寶娥捏了捏掌心,「……是啊。」

柳唯露狐疑地皺眉,卻還是堅決說道:「總之,你為了秦舒而退婚的事情,我是絕對不會同意!」

說完,忍不住地咳嗽起來,掌心咳出一灘紅色血跡。

她抬眼埋怨地看著柳昱風,「現在你還要去找秦舒嗎?」

柳昱風:「……」

看著柳昱風離開病房,辛寶娥若有所思地收回目光,輕嘆了口氣,淡淡道:「柳阿姨,其實您不必如此逼昱風哥哥。」

「我不把他逼緊一點,他早就退婚去找秦舒母子了。」柳唯露面色凝重地說道。

這話,讓辛寶娥啞然。

柳唯露看著她,語重心長說道:「你這個孩子啊,就是性子太清淡了,什麼都不願意去爭取。其實我看得出來,你是很喜歡昱風的,我會支持你的。」

一方面,她是真的比較看好辛寶娥。

另一方面,其實柳唯露心裡也有自己的擔憂——

若是秦舒跟昱風走到一起,臨沉必定不會罷休,到時候三個人該如何收場 第447章人員到齊

所以他們形成了一個村落。

用一句話概括就是,我們生命不夠,人數來湊。

總有後代能找到解決辦法。

花琉璃,司徒錦以及太子決定先去距離紫鳶國還有三百多里地的平安城等花想容他們。

時間一晃過了十多天,今天一大早,等平安城的城門一開啟,花琉璃等人就隨着一群人進入城內,平安城建造的頗具特色,他們的房屋都以木頭為主。

很是清新別緻。

司徒錦找了一間客棧,訂了五間上房,這裏的飯菜以麻辣為主,早飯多以米線餌塊為主,配上香蔥香菜,最後澆上一勺子特質的肉醬,在用腌制好的酸菜攪拌,那味道,鮮香麻辣,有滋有味。

米線的滑嫩雙口與麻辣相互碰撞,勁爆味蕾。

花琉璃只是吃了頓早飯,就感覺生活在這裏的人,當真幸福!

她這個人是個麻辣控,做的菜都喜歡放上一些辣椒。感覺只有那樣才下飯。

見她一連吃了兩碗米線,司徒錦笑道:「咱們在這裏至少要等上十多天,有的是機會慢慢吃。」

花琉璃摸了下嘴巴,感嘆道:「這裏的東西果然好吃,真想住在這兒不走了!」

「那一會兒咱們去看房,等以後有機會,我就陪你來這裏定居!」

太子在一旁聽后,眸子暗了暗!看了花琉璃一眼,抿抿唇,沒說話。

阿錦的弱點表現的太過明顯了,這個小丫頭殺了可惜,可若是不殺,將來定會成為阿錦的負擔,雖說他也很欣賞這個女人,但為了東籬國,他必須做出正確選擇。

「暫時不用,剛剛我見攤位上有賣干米線的,等咱們回去的時候,買些干米線,回去煮一煮泡一泡就跟新鮮的米線一樣了。咱們去外面轉轉,看看有沒有什麼好吃的好玩兒的。」

花琉璃吃完飯拉着司徒錦往外走!

「果然是吃貨。」

太子吸溜了一口米線,忙吩咐剩餘不多的手下道:「你去買點兒干米線!帶到路上吃。」

一路上花琉璃負責這些人的飯食,這米線這般好吃,相信那小丫頭做出來的也不會太差。

……

花琉璃與司徒錦二人來到賣米線的攤位,買了足足三板車,讓他們將米線送到客棧後門的一間小倉庫里,這是司徒錦剛剛去找客棧老闆臨時租賃的。

兩人在外面又轉悠了一圈兒,買了些豬肉以及地方的特色醬料!

打算炒一些米線帽子路上吃。

幾個人在平安城呆了十三天,每天各種吃喝玩樂,花琉璃都覺得自己胖了一大圈兒了。

今天上午,他們得到消息,司徒劍南以及羅子雨他們即將到達平安城……

果然在黃昏時刻,一群人浩浩蕩蕩的過來,三兩馬車,看上去其中一輛是羅子雨的,另外一輛是司徒劍南的,還有一輛她不認識。

不過當初太子宣佈參加紫鳶國學子交流會的人有:司徒劍南,晉昂,羅子雨,桐山,絨傑還有自己,一共六個人。

「見過太子,世子!」

看着從馬車上下來的人幾個人,花琉璃皺皺眉,看了羅子雨一眼道:「這學子交流會還能帶着外人來?」

羅子雨看了眼美目盼兮的女人,某種陰霾一閃而過,笑道:「這是青姨娘的侄女兒,聽聞我要參加紫鳶國學子交流,就要為奴為婢的過來伺候着,況且你知道我爹是說一不二!」

花琉璃看了眼女人,淡淡道:「先進去吧,這平安城不大,但東西卻很是好吃。一會兒我帶你去幾家米線店嘗嘗味道。」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