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果然,緊盯着蘇小荷的老爺子在看到蘇小荷一連串的反應后,臉色也微微松馳了些許,對江菁雯道:「去接小美的電話,問問她什麼時候能趕過來,不要她自己不過來,還拉着一個墨川缺席了今晚的年夜飯。」

「哦,好的。」

「佳美,媽媽要跟你說話。」眼看着江菁雯走過來,蘇小荷硬著頭說了一句,然後,就把手機遞給了江菁雯。

出手的那一刻,她強行壓下了手的微顫,不敢讓江菁雯讓幾步外的老爺子看出半點不對,不然,就穿幫了。

那她這幫着齊墨川做的一場戲,就再也沒辦法繼續下去了。

這個大年三十,老爺子和江菁雯還有齊家人就甭想舒服的度過了。

不不不,老爺子年事已高,她絕對不夏老爺子因為佳美而難過,這樣的日子,就讓她和齊墨川一起煎熬一起下地獄,就給老人家一個快樂的守歲時光吧。

那邊,江菁雯接了起來。

蘇小荷故意的轉頭與姚紅又閑聊了起來,以壓下心底里的緊張感。

是的,她不敢看江菁雯,也不敢聽江菁雯在與『佳美』聊什麼,她很害怕很擔心,害怕和擔心江菁雯發現電話那邊正與她說話的不是真正的佳美,而是另有其人。

好在,只說了幾句,江菁雯就笑着向蘇小荷道:「小美說她有些不舒服,今晚就不過來了。」

蘇小荷秒愣,在場的齊家人也全都是秒愣,齊佳美不舒服江菁雯還能笑出來,這有點說不過去吧。

這個時候,當母親的不是應該趕緊的衝出去,衝到女兒的身邊去照顧女兒嗎?

然後,老爺子就代表眾人率先開口了,「小美怎麼了?要不要緊?楚子陽那小子家裏開着醫院,有沒有帶小美過去檢查?」

江菁雯聽着老爺子的垂問,還是面帶微微笑,等老爺子問完了,才道:「小美這不舒服是好事,不是壞事,就是有點噁心呢,已經去檢查了。」

她這樣的話語,在場的除了厲天昊和厲宇兩個小屁孩以外,其它的人全都明白是怎麼回事了,這是佳美有喜了,懷孕了。

蘇小荷瞠目的坐在沙發上,有點沒想到齊墨川居然想到了這麼一個完美的謊言,不得不說,這個謊言絕對可以騙過老爺子和江菁雯,至少今晚上不會一遍遍的催著佳美趕過來一起守歲了。

甚至明天早上也不會催著佳美早早過來的,懷孕的女人有特權,現在的佳美就是祖宗級別的,就算是老爺子也要把佳美寵上天的。

嗯,就象是對她,從她懷了孕,除了齊墨川那一次因為高熙媛和齊墨晨的失控傷害了她以外,其實其它齊家人全都是寵着她護着她,恨不得她要星星就把星星摘給她的。

對佳美,更會是如此了。

「那就好,小荷你快告訴楚子陽,大晚上的檢查了就帶佳美去休息吧,千萬不要再折騰到我老頭子這裏來了,明早也不用起早,什麼時候起了就什麼時候過來,對了,走路也要小心點,別動了胎氣。」老爺子果然一付喜滋滋的表情。

他都這個歲數了,雖然現在已經有了厲天昊這個重孫子,已經很驚喜了,但是還是覺得遠遠不夠,一個孫子真的不夠呢,小兔崽子每每去上學的時候,他都恨不得自己也能去上學的跟在孫子身後,可是不行呢,他太老了,學校不收。

要是多幾個孫子,他的日子就不至於這麼無聊了,就一定有趣了。

「好的。」蘇小荷應,巴不得老爺子說明天都不讓佳美過來才好呢。

因為,她也不確定明天能不能找回佳美,這是此刻最讓人揪心的事情了。

「等下。」可蘇小荷才要去交待楚子陽好交差完事,不想,江菁雯又叫住了她。

蘇小荷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才接過手機的手微微一顫,如果不是背在了身後其它人沒有看到,只怕眾人就會發現她的異樣了,「媽,你還有什麼事要我轉達嗎?」

「問下楚子陽,什麼時候娶我家小美,都懷孕了,再不結婚真的過份了,起碼我這關都過不去。」

聽到江菁雯是這樣的交待,蘇小荷長出了一口氣。

其實讓江菁雯接受佳美未婚先孕已經是很出閣的事情了,換成是以前的江菁雯,絕對不會答應的,還會把佳美和楚子陽一起罵一頓的,但是最近,在去過了江家,經歷了親人的薰陶后,江菁雯的性情大變,已經變得越來越有人情味了。

「好,我這就問過去。」蘇小荷笑,把背在身後的手機拿起來,對對面的不知道是誰的女人說道:「小美,你都聽到媽的意思了,趕緊去問問楚子陽,我們要聽好消息。」

「這個不用小美來回答,我來回答就好,其實我很早就求婚了,是小美不同意,現在到了這個份上,她要是不同意我直接把她綁到教堂去。」

這絕對是楚子陽的真心話,蘇小荷知道楚子陽是真心真意要娶佳美的,反倒是佳美因為從前的事情而自卑而一直不肯答應楚子陽。

真希望楚子陽的話能成真,這樣佳美就找到了,齊家就要再添一樁喜事了。

終於掛斷電話的時候,蘇小荷的腿都軟了。

好在她又坐回到沙發上,不然直接倒地不起了。

真好,涉險過關。

。 卡塞爾學院,英靈殿。

它是一座拜占庭風格的古老建築,坐落在奧丁廣場的中央,外面裝飾著佈滿暗紅色花紋的花崗岩。

傳聞這些暗紅色花紋,是因為曾在印度發生一場屠龍戰爭流淌出的血渲染而成的,它們是人血與龍血的混合,幾百年後採石場發現了那裏的花崗岩色澤與眾不同,肌理中滿是猙獰而深邃的血色。

一副完整的世界樹圖案被雕刻在英靈殿整個外壁上,建築頂部矗立着一隻雄雞,底層鎮壓着一切龍族的祖先——黑龍尼德霍格。

它曾經是如此神聖宏偉的佇立在奧丁廣場,無論學員身在卡塞爾學院裏的哪個方向,抬眼就能看到那宏偉的一幕,頂部的雄雞彷彿要展翅高飛。

可現在已然化作了漆黑炭固般的石像。

隨着狂風的肆虐,從建築的外層開始一點點化為漆黑的灰燼,又被不遠處的風暴吞噬了進去。

相信過不了多久,這個巨人也會被泯滅在這個如死去般的黑色世界裏。

施耐德拖着小車步行在英靈殿內,從內部看這座殿堂更加宏偉,高大的精美立柱直通圓形穹頂,天頂上依稀能夠看到奧丁召開眾神會議的宏大壁畫。

會議的長桌兩側坐滿了眾神,一個個神祗或是尊敬或是諂媚的看向奧丁,他端坐在長桌盡頭,面龐隱藏在昏暗裏,深邃而威嚴。

兩側牆壁上掛滿了屠龍戰爭中為人類建立功勛的英雄頭像,因為黑日狂潮的席捲,已然化作了漆黑的炭,他們的面容變得極為扭曲,有漆黑的熔岩從眼角流淌下來,而後又凝固在臉龐上,像是在為這座學院降臨的災難感到悲哀。

周圍是一排排橡木長椅。

這裏是卡塞爾學院中聖堂般的地方,每年都會在這裏頒發學位證書,每到畢業季,學生們穿着普魯士宮廷特色的學位袍進入這裏,坐在一排排橡木長椅上,等待着校長念到他們的名字,然後在所有人的掌聲中登台接受學位。

施耐德面無表情拖着小車在其中行走,硬質的皮鞋與炭固般的岩塊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響。

「部長,A區無任何發現!」

「部長,B區無任何發現!」

「部長,C區無任何發現!」

……

耳朵上鑲嵌的無線耳機一直在傳來情報信息。

他們都是執行部的精銳,在學院如今的災難環境下,也只有這些人能夠出動且高效的完成任務。

不過隨着語音的一道道響起,局面越發不容樂觀。

施耐德鐵灰色的眸子微微閃爍。

他本來還抱有僥倖心理,秦夜爆發的黑日狂潮哪怕不能毀滅幕後殺手,但至少也能夠讓對方受傷,如此一來,在卡塞爾學院裏必然會露出破綻。

可現在看來,隱藏在暗地裏的老鼠遠比他想像的還要詭詐。

「接着找,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那隻老鼠找出來!」

施耐德語氣冰冷的說,沙啞的聲音像是毒蛇在嘶嘶地吐著信子。

「是!」

耳機里傳來執行部精銳整齊劃一的冷峻聲音。

施耐德拖着小車繼續前往沒多久,在一座巨大的雕塑面前停了下來。

這是一個渾身甲胄、騎着八足戰馬,手持長矛的天神奧丁的雕塑。

施耐德抬頭仰望着巨大的奧丁雕塑,原本黃金般的偉岸形象同樣化作炭黑,雙腿彷彿已經支撐不住它龐大的身軀而斷裂,整個雕塑變得面目全非。

「再偉岸的雕塑,也不過就是一堆破爛的石頭。」

施耐德拖着小車,緩緩繞着雕塑行走。

直到抬起手,在奧丁雕塑的甲胄其中一枚紐扣上輕按了一下,巨大的雕塑開始緩慢向右側轉動起來。

很快,雕塑移開后露出一個漆黑的洞口,洞口深處透發出淡黃色的光暈,彷彿是一個通道。

施耐德鐵灰色的眸子深深看了眼洞口深處。

這是學院裝備部一處存放武器的地方,很少有人知道,好在這處機關是純機械構造,沒有被黑日完全破壞,此時勉強還能打開。

施耐德站在通道入口頓了一下,旋即拖着小車進入了通道里。

這處地下通道極為幽深,因為黑日狂潮的爆發,這裏的內壁也變得極為熾熱,站在這裏像是通往地獄的入口。

本來這裏還有一部電梯直通武器庫,可因為被焚壞,電梯早就化作漆黑的炭墜落下去成為灰燼,此刻施耐德只能沿着電梯井上的鋼纜等設備一點點的朝下滑動。

約莫過了十來分鐘,才到達最底部。

眼前是一個個高大的展櫃,每一個展柜上都陳放着很多銀白色的武器箱,大大小小,有的是手提式,有的是肩扛式,還有的像是個小型集裝箱陳列在展櫃旁。

不過無論是何等樣式,在武器箱的外表上,都蝕刻着骷髏頭一樣的圖案標記。

這些武器也都被震蕩波及,散亂的掉在地上,有的直接箱體裂開露出了裏面的高爆手榴彈,煉金導彈等裝備部強化改裝過的武器。

施耐德鐵灰色的眸子掃過這些武器,忍不住眼角抽搐。

這些帶有骷髏頭圖案標記的武器箱都是強力的煉金熱武器,哪怕是A級混血種被波及到,至少也要落個重傷的下場。

而在這些展櫃的最中心,有一個足有兩米高的武器因為箱體爆裂開來,此刻直接露出本體佇立在地面上。

它通體呈完美的梭形,上面佈滿一道道神秘的花紋,最醒目的就是在中心處那一副半朽世界樹的圖案。

施耐德來到它的面前,鐵灰色的眸子湧起一抹凝重。

它是學院裝備部研發出來的小型煉金核彈,一旦核爆炸,其殺傷力以衝擊波、光輻射、貫穿輻射、放射性沾染以及電磁脈衝甚至還有高濃度壓縮的汞,一旦爆炸,將會對空氣、地面、水源等造成嚴重的破壞污染,從而形成一個被放射性污染的禁區,直接覆蓋周圍幾十里,從而對混血種甚至龍類形成幾乎致命的殺傷力。

而裝備部的這枚煉金核彈堪比精確制導核彈,不僅體積小,自身配有電腦和可控彈翼,能夠鑽入敵方深埋的地下隧道和武器庫再爆炸。

因為裝備部的那群瘋子考慮到有復甦的純血龍類,比如三代種,次代種,甚至是初代種,所以才精心將其研製出來。

這枚煉金核武器又被叫做諸神黃昏,它深埋在英靈殿下,像是要把諸神送上西天。

不過這項武器的開發及使用,縱然是昂熱也是內心觸動。畢竟這可是核武器,一旦沒有控制住威力而爆發,極有可能對民眾造成巨大的傷害。

為了保險起見,點燃這枚煉金核彈需要兩組密碼,一組由昂熱掌管,另一組由校董會之一的加圖索家族來掌管,因為這筆經費研發主要是加圖索家族的資金支持。

只有兩組密碼先後開啟,才能夠做出核攻擊的決定。

施耐德看着這枚恐怖的核武器,好險它沒有在黑日狂潮里爆發,否則又是另外一場災難了。

就在他內心僥倖的時候。

有口哨聲幽幽的從入口處傳來,有人進入了英靈殿。

聲音是電影【殺死比爾】里那個女殺手在進入醫院要去殺女主角比爾的時候,幽幽吹起的口哨聲。

對方進來的腳步非常從容。

施耐德閉上眼睛能夠想像到那個人在進入英靈殿後,並沒有急於尋找什麼,而是非常有耐心的在一座座雕塑前觀摩,時不時發出嘖嘖或是嘆息的聲音。

接着又來到了那座奧丁雕塑前停留了片刻,沒多久,竟然直接踏入了通道里。

施耐德微微眯起了眼,對方竟然要來武器庫,他進來前明明啟動了裏面的內置開關,雕塑轉動再度封死了通道入口,可沒想到竟然被對方以同樣的方式打開,好像是知道這裏,然後找了過來一樣。

施耐德內心一動,瞬間開啟自身言靈,冬。

它的能力是降低生體機能,可將呼吸與血流降至極限,僅維持生存所需,甚至讓釋放者部分肢體癱瘓。

在開啟的一刻,施耐德整個人的氣息彷彿憑空消失了。無論是心跳還是脈搏都在這一刻變得沉寂下來,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根本看不到這座武器庫還潛藏有其他人。

很快這個吹着口哨的男人從通道口的纜繩里以一種炫酷的方式螺旋般滑了下來,而後一個優雅輕巧的落地。

透過展櫃間的縫隙,施耐德遠遠看到了這個男人的輪廓。

英挺時髦,帶着一副墨鏡,鐵灰色的頭髮整齊的朝後梳,並且用髮膠定型,哪怕穿着一件風衣,可全身肌肉線條清晰柔美,甚至稱得上性感。

在他的手裏還拎着一把狙擊步槍。

在來到武器庫的時候,男人把狙擊步槍靠在一邊,可走了兩步,又把有些傾斜的狙擊步槍再度扶正。

男人從身上摸出一根煙叼在嘴上,用打火機瀟灑的點燃,打火機的純銀外殼上蝕刻着一團由漆黑火焰組成的眼。

男人伸出手,在一件件武器箱上一一拂過,最終來到這個煉金核彈的面前。

「寶貝,你真是一件強大的造物啊。」

男人語氣有些熾熱。

隱藏在暗處的施耐德內心一動,這聲音好像在哪聽過。

隨後男人開始在煉金核彈上摸索起來,像是撫摸女人性感而曼妙的胴體。

他抽了口煙,吐出白色的煙氣,隨後雙手在密碼盒上快速點動。

這傢伙竟然在破譯核彈密碼!

學院裝備部部長阿卡杜拉親自保證過,絕不會——

咔——

機括類的聲音彈動,這是煉金核彈開啟第一道密碼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