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楊春暉頷首,始終沒有抬頭直視那個投影,哪怕,投影根本看不出具體形狀。

……

江城火車站,大廳。

正在等車的寧無憂本來在閉目養神,察覺到旁邊有人坐下后,他淡然問道:「何事?」

「沒事,就好奇。」

白澤含笑問道:「明明他們已經開始針對江城革命軍了,您卻在這個時候離開江城,莫非,是要放棄李和了?」

寧無憂沒有搭理。

白澤頗為遺憾,說道:「您離開,的確是可以控制事態,但您真的認為李和可以扛過這輪,然後雙方再各退一步?」

「您看啊。」

「李和呢,是個天才,又是,嗯,純粹的革命軍戰士。」

「您應該保他,然後拉著整個革命軍,跟他們幹個天翻地覆,您放心,404其他人不好說,我保准支持您。」

寧無憂只回了一個字:「滾。」

「好嘞。」

白澤也不生氣,反而十分高興,然後真的團成了一團,滾出了候車大廳……

……

一家咖啡廳。

傍晚時分,大夥再次齊聚。

在了解事情之後,多數人是氣憤填膺,但郭維作為老江湖,他抽著煙,向徐娜問道:「你看出哪裡不對勁沒有?」

徐娜點頭。

說道:「這種級別的事情,只要他們願意,我們幾個月找不到頭緒都是很正常的事,反而姬長生跟李和去卧底超時空金融公司,準備找至尊會的麻煩,卻誤打誤撞的得了這麼明顯的線索。」

「太反常了。」

「除非……是故意的。」

眾人一聽,便有些凜然,姬長生點點頭后,陷入了沉思當中。

忽然。

他猛的打了個寒顫,一把拉住李和的手,十分嚴肅的說道:「這是警告,他們在警告我們,不能再查了。」

「否則……」

「會死。」

所有人都心下一寒,姬長生則繼續說道:「如果這是個陷阱,那麼當我們準備推進人口交易的時候,絕對見不到對方的人。」

「甚至。」

「會被警方逮捕,以販賣人口的罪名!」

「這個計策並不隱蔽,他們更多的是在警告,看在革命軍的面子上,在給我們警告,如果繼續下去……」

一時間,寂靜無言。

所有人都看向李和,李和沒有表情的喝著咖啡,說道:「我明白的,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我若就這麼死了,才是真的沒有人去救那些人了。」

「放心吧。」

「我不會做傻事的,至少等這本書完本。」

見李和這麼說,姬長生重重拍了拍李和的肩膀,然後有人連忙扯開話題,說著今天的一些事情……

……

夜晚。

在李和跟李玥回家,路過一座橋樑的時候。

李和忽然停步。

他攔住李玥,看向了前方,那裡,白澤正坐在護欄上,吃著冰棒,唱著歌,很高興。

「你要做什麼?」

李和冷聲問道,青萍劍已經具現了出來,手按在了劍柄上。

白澤將手中的冰棒搖了搖,說道:「別這麼大火氣,一見面就打打殺殺嘛,我這次來,可是來給你提供線索的。」

「不需要。」李和直接拒絕。

白澤無所謂的聳聳肩,感慨道:「哎呀,說什麼道理,什麼死者多活一個月不該貪心,活人的權益不該受侵犯,什麼此劍有不平則鳴,那真的是一套一套的,公正的很。」

「結果啊……」

「那些苦難的人哦,明明就等著你去拯救,你卻視而不見。」

「嘖嘖嘖……」

「虛偽,真虛偽。」

李和握劍的手指節都有些發白了,他前踏一步,直接質問道:「404機關以維護現實為大義,為何有人突破1%的變動率,入侵現實,你404機關卻視而不見!」

白澤玩味一笑。

他問道:「你是在指責我嗎?」

「不然呢!」

白澤笑道:「你可能沒有搞明白,404機關負責的,只是保證以最快的速度清除入侵現實的特異點,也就是說,我們只負責最快的殺死那些變動率超過1%的特異點。」

「至於。」

「這個世界上存在多少擁有完本作品的作者……很重要嗎?」

「覺得多了,抓一批就是了。」

「你不會覺得,在沒有特異點的情況下,就你們這點幻想的力量,能對現實造成什麼影響吧?」

那種高高在上的姿態,又出現了。

李玥死死的瞪著白澤,但知曉雙方差距,沒有妄動來給李和造成麻煩,而李和則在沉默之後,漠然的點點頭,不帶感情的問道:「那你要給我什麼線索?」

白澤咧嘴一笑。

將一個文檔面對面傳送給了李和,笑道:「時間,地點,名單資料,可都告訴你了,在至尊會的運作下,有十名殘疾人獲得了不老葯,斷肢得以重生,明天將要登上去非洲旅遊的飛機。」

「哦,這可是以你們革命軍的名義做的善事。」

「你得謝謝他們。」

笑著說完,白澤便消失了。

只留下李和李玥兩兄妹,李玥緊張的握著李和的手,關切道:「哥哥?」

「我沒事。」

我沒事,我能有什麼事?

無非,前進一步,粉身碎骨。

無非,後退一步,苟延求生。

。 「……後來,那日的對戰結束后,還是在這片林子里,你崴了腳,卻不乖乖聽我的話留在軍帳中,而是拄著個槍矛,一瘸一拐地出來尋我。

那時候,你告訴我,我爹若泉下有知,定會以我為傲。

你可知當時我聽了心裡有多感動?

或許你不會明白,縱使這些年我獲得了無數戰功,竭力光復齊家門楣,可一直以為我最在乎的還是我的爹娘會如何看我,我從前所做的一切都只為了替他們爭一口氣!

但可笑的是,我根本永遠不可能知道他們是否滿意我所做的一切!

所以,當你說出那句話的時候,我彷彿得到了我爹娘的認可!

你是第一個跟我說那些話的人,也是第一個讓我真正直面那些對我爹的非議,也讓我理解了我娘的感受的人!

雖然你平日總愛跟我爭吵,但每每在我最需要的時候,給我安慰的卻也總是你!

溫暖,這個詞,是自你出現后,我才開始體會到的……」

齊驍占說著,便是俯身,將林小芭輕輕抱住,林小芭聽得入神,便是沒有掙扎,只是任由他抱。

「……小芭,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個時刻喜歡上你,又是在哪個時刻無可救藥地愛上你的,我只知道,當我晃過神來的時候,你已經在我心裡,讓我十分在意!

在萬花苑的時候,我撕你的字畫是過於偏激了,但我那麼做只是害怕你太過惹眼,會招來不測。

我去醉春樓,純粹是為了你而買醉,可卻不小心惹禍上身。

事發那日,皇上曾明示我,只要我肯娶昭陽公主,他便會幫我平息此事。

但我拒絕了,因為那個時候我便明確了,不管你喜不喜歡我,我既心已屬你,就絕不可能去娶別的女子!

我因此惹怒了皇上,下了牢獄,而你則為我不顧自身安危地尋找證人,還為我做了一個祈求平安的護身符。

那時候我就該認定了,你對我是真心的,怎麼可能會是玩玩而已!

你給我的護身符,從那之後我便一直都掛在脖子上,除了沐浴的時候才會取下來一會兒,其餘時候從不離身!

再後來,靖王進京,你和徐長風原本就關係親近不說,靖王來了之後,我又看到你和靖王關係曖昧,所以我才會越來越惱你,覺得你這個人對待感情十分隨意!

你與我承認了你的身份之後,說我們之間有些無法逾越的家仇,為此我確實想過該放你走,可真當我知道你要走的那一刻,我還是騙不了我自己,我沒辦法放你走!

那次是這樣,這次也是一樣!

就算你說我們之間有家仇,就算你心裡裝的是別人,就算你對我只是報復,就算你只是想折磨我也好,我都不想放你走!不能放你走!

我已經無法失去你了,若沒有你,一切都將變得毫無意義,我再也感受不到勝利帶來的興奮,再也感受不到榮譽帶來的喜悅,再也感受不到生活中的任何有趣之處!

沒有你,我的心整個都空了,我就只是一副麻木了的軀殼!」

齊驍占說得越發激動,這是他第一次放下所有的自豪、面子,甚至是自尊,完全卑微地將自己的心解剖在林小芭的面前。

聽到桀驁不馴的齊驍占說出這樣的話,林小芭是滿滿的心疼和內疚,她抬手也抱緊了齊驍占,低沉道:

「齊驍占,你不必如此。

你很好,你值得更好的人!」

聞言,齊驍占又抬起身來,用力地捉住林小芭的雙肩,焦急道:

「我當然知道我很好!

但我不需要更好的人!

我只需要我喜歡的人,我愛的人!

林小芭,我喜歡你,我愛你,我不會再強求你跟我成婚,我只是想你能留在我身邊就好!

你要利用我也好,報復我也好,真心的也好,假意的也好,總之我就是不會再放你走了!

你若一定要走,我就跟著你,追著你,纏著你,總之你這輩子都別想再甩了我!」

說罷,齊驍占就低下頭去,強勢地吻住了林小芭的唇。

齊驍占的強勢,林小芭本是習慣了的,但她能感覺到他此刻的不同,他的身子在顫抖,他此刻的強勢不過是在逞強偽裝內心的脆弱。

「……」

感受到齊驍占的顫抖,林小芭心疼地抬手環上他的脖頸,閉眼回吻起他來,想要安撫他的脆弱和不安。

可不想,得到了林小芭溫柔的回應的齊驍占,卻是流下淚來,淚水滑至嘴角,被帶入吻中,使得林小芭的心更加受震撼: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尤其是像齊驍占這樣從來流血流汗不流淚的熱血硬漢,卻幾次為了她傷心落淚,如今,甚至卑微到不過因為她的一個回應,就潸然淚下!

一時間,齊驍佔為她所做的一切再次被勾起,往事歷歷在目,好些事情都似乎就在昨天,林小芭為此百感交集,又將齊驍占抱得更緊,吻得更深……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的閱讀地址:https:///162190/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