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聖劍與仙傘一同出擊,編織成密不透風的防禦網。

她座下的本命靈獸也是發起攻擊,配合著她,一道道夢幻般的神華自其雙翼振動間射出。

「轟咔!」

秦楓全力施為的一劍被擋下了,化為陣陣氣勁四溢。

「大膽狂徒,認命吧,你必死無疑!」副宗主眼見擋下了那一劍,心中一松,沖著秦楓大喝道。

秦楓喘著粗氣,不甘地望著對方,此時的他,真的是黔驢技窮了。 江少軍把自己剛才費了半天勁磨好的那把菜刀,用報紙包起來,揣在了后腰上。

他裹緊了身上的衣服,身上穿着的綠軍裝,寬寬鬆鬆,一般人看不到這把刀別在他的褲腰帶上。

他咬着牙要去找張麗榮算帳,他已經打聽清楚,有人偷偷告訴他,張麗榮最近和幾個狐朋狗友成天躲在一個叫什麼黑哥的人那裏打牌。

黑哥家在哪裏,他都摸清楚了,只不過平日裏這些人鑽在院子裏關着門。

他準備去找張麗榮,一定得把錢要回來。

自己家裏現在都這副樣子!

張麗榮居然想趁火打劫,在自己頭上坑一把。

江少軍覺得這就不是人乾的事情,平日裏他們狐朋狗友在一塊兒玩兒,吃了自己,喝了自己的,花了自己多少錢?

結果到了現在,也不想想他們家遇到了大事兒,居然還敢這麼做。

這是朋友嗎?

比仇人還厲害。

江少軍沒有別的辦法,他只有一條路,他就是要張麗榮把錢交出來,要不然就拿錢抵命。

他想好了,大不了自己一命抵一命,父親躺在醫院裏家裏已經一窮二白。

哪怕是拿回錢,用自己的命抵上,也總比他媽每天坐在那裏抹眼淚強。

都是自己!

生了他這個兒子有什麼用?

要不是他怎麼可能張麗榮從自己手裏拿到這兩百塊錢,還不就是因為他對自己的狐朋狗友過於相信。

他躲在樹後面一直盯着黑哥家的院子門,這些人每一次開始玩牌,就幾天幾夜不出門。

江少軍在等天黑,等天黑透了,自己就從後院的那棵歪脖子樹翻進院子裏找張麗榮算賬。

不知道等了多久,天終於黑透了。

路上有一盞昏暗的路燈,不過大多數地方都是黑沉沉的。

江少軍感覺自己心砰砰的亂跳。

他也是第一次幹這種事情。

雖然感覺害怕腿軟,可是他知道別無他路。

想了想躺在病床上的父親,還有走投無路的母親。

江少軍咬了咬牙,一身手從腰後面去摸那把刀,結果手還沒摸到刀,就被人從後面死死的按住了手腕兒,整個人被按在了牆上,臉摩擦著牆。

感覺到背後那個人的力量非常強大。

「你……你是誰?你要幹嘛?你是張麗榮那個狗東西的人吧?我告訴你,他騙了我的錢,就算你擋着我一回,擋不了第二回。只要我江少軍不死,我就和張麗榮沒完。」

江少軍破釜沉舟的在那裏叫罵開,結果腦袋上被人狠狠的給了一巴掌。

「就你這腦子,還跟人家動刀子,你閉嘴吧!」

江少軍被這力氣出奇大的一巴掌扇的眼冒金星。

聽到這聲音卻出奇的熟悉,眼眶不由的一紅,用力的掙紮起來。

「江少傑,你個狗東西,爸都生病住院,這幾天你連人影子都沒有,現在你冒出來幹什麼?我告訴你,你別壞我的好事兒。我要救咱爸,你不樂意見咱爸我要救咱爸。

就當爸只生了我一個兒子,我死了也用不着你管。」

江少傑狠狠的踹了他一腳,從背後擰着他的胳膊,兩個人一前一後,直接把江少軍推到了遠處的巷子裏面。

黑乎乎的巷子,看不到盡頭,周圍的人家也沒有燈光,不知道為什麼這條巷子黑的讓人心情沉重。

把他推進巷子,江少傑才鬆開了他。

「把我的刀還給我。」

江少軍固執的站在江少傑的面前。

「把刀給你幹什麼?你去殺人啊,殺人能解決問題嗎?咱爸現在已經中風,腦溢血了,你是想着因為你這件事兒,讓咱爸直接原地升天,是不是?」

江少傑把手裏的刀往後一扔,卻看見黑暗中居然冒出來兩個人。

黑漆漆的只能看到對方亮閃閃的眼睛,根本看不出來高矮胖瘦。

「怎麼樣?已經摸好底了嗎?」

「摸好了,那院子裏一共五個人。那個黑哥是這一片兒街面兒上的一個人物,就靠着玩兒牌從這些人手裏騙點兒錢。不過這個黑哥風評挺好,雖然乾的不是什麼好勾當。

不過聽說挺講義氣,而且做事兒挺講究。那個張麗榮進去差不多一個下午。」

「確定只有五個人?」

江少傑問完話,跟在他身後的黑影點點頭。

「四哥,你放心,我們是幹什麼的,怎麼能會不打聽清楚?兄弟們都在院子外面等著,只要你一聲令下,咱就進去。」

江少傑點了點頭。

「那行,那咱們就看看吧!」

江少軍徹底蒙了。

「你,你要幹什麼去?」

「你既然不帶腦子,就在這裏好好的待着,等我們出來,你不就是要錢嗎?至於舍上自己一條命嗎?還拎把刀進去。覺得你是誰啊?你是武松還是魯智深?」

江少傑恨鐵不成鋼的瞅了一眼眼前這個弟弟。

就算他不承認,可是這依然是同父異母的弟弟。

就算是再不樂意,他也不可能眼睜睜看着江少軍因為這個進去。

心裏無論多麼埋怨老爺子,可是那到底是自己父親。

這兩天江少傑可沒少在外面忙活,他一直沒去醫院,但是因為情有可原。

安宮牛黃丸市面上的確不容易找到。

他託了朋友打聽到隔壁的一個市裏有,這幾天一直在路上。

好不容易把安宮牛黃丸從那邊拿了回來。

回來就發覺,就聽到有人給他報告,看到他那個同父異母的弟弟居然在一條巷子口。

順帶着還把這兩天家裏發生的事情,也跟他報告了一下。

江少傑一聽朋友的話,就明白這個傻弟弟肯定是被人家騙了。

按照他對江少軍的理解,這位腦子屬於單向思維。

又傻又愣,估摸著這是咽不下這口氣,恐怕要去報仇。

要不是為了醫院裏躺着的江建國,江少傑都不稀得搭理江少軍。

江少軍被人摁在外面的巷子裏。

江少傑帶了兩個人,直接敲響了院門,看到江少傑去敲越門,江少軍剛想喊一聲,我跟着一塊兒去。

他心裏那滿是怨恨,張麗榮騙了自己錢,憑什麼就這麼算了。

就被人把嘴給堵上,死死摁在了牆角。

剛才在黑暗中跟江少傑說話的那個人,在江少軍耳邊說到。

「你少上去給少傑哥惹麻煩行不行?也不瞅瞅你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煩,少傑哥都已經三天兩夜沒有睡過。」

。 方夢說道,「具體的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那個酒水被下了葯,而且藥物是特製的,其他我就不清楚了。對了,陳蝶當時找的是一個叫做阿泰的人,他經常在地下打拳。」

「我知道了,不過方夢,你為什麼要突然告訴我這些?」方夢既然做了,怎麼會突然主動將這件事情告訴自己?

方夢攥着手心,「沒什麼,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反正我是不會幫陳蝶做事了,她是什麼人,我最清楚了,在她手裏工作也有三年了,一出了什麼事情,她只會將你推開保全自己!」

她看着溫惜,她羨慕溫惜,她沒有溫惜這樣漂亮的臉,也沒有溫惜這樣好的身材,更沒有溫惜好運氣,在許月山手下做事要輕鬆很多。

她低低嘆息一聲,「溫惜,你其實挺幸運的,你不知道,我跟好幾個人都挺羨慕你的。」

……

周三,溫惜準時的來到了星光大樓。

華容的課上午只有三個小時,溫惜仔細的做完了筆記,下了課,她伸手錘了一下自己的肩膀,起了身,雖然短短三個小時,但是也讓她學習了很多。

而她沒有想到,在這裏,她還遇見了安蔓。

安蔓也看見了她,看着她手中的筆記本,安蔓說道:「這些東西記在紙上是沒有用的,記在腦中也沒有用,需要的是能夠轉換到自己的演技上。」

「謝謝你的提醒。」溫惜察覺到對方的挑釁意味,她只是淡淡的說道,接着她背着包,就準備離開。

安蔓沒有想到,對方看自己如同看空氣一般,她跺了跺腳,「我知道你是跟我競爭《某天》的,不過我並沒有把你當做我的競爭對手,華老師的這部電影籌備了三年,劇本是國內第一科幻家馮珂執筆編劇,華老師勵志把這片打造成國內第一科幻電影,不過,我有信心能夠打敗你爭取到角色!」

溫惜停下腳步。

她沒有想到,這個安蔓,把自己當成了假想敵了。

「抱歉,我沒有把你當成對手!」她轉身,上下看了對方一眼,「安蔓是吧,我建議,你把我對我當成假想敵的這份心思用在琢磨演技上,應該會更有突破,而不是,無腦瞎想。」

「你!」安蔓被哽了一下。

溫惜走出了星光大樓,下午還要上課,她準備出去吃個飯。

找了一家麵館,她點了一碗牛肉麵,低頭看着手中整理的筆記,忽然,手機瘋狂的響了起來。

是江婉燕打來的!

「媽,怎麼……」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那端一道陌生的嗓音,「你是這位女士的女兒吧,她忽然暈到在路邊了,你快過來一下吧!」

溫惜臉色一白。

用最快的時間,她趕到了平溪路。

此刻,救護車也已經趕來,溫惜幾步跑過來,就看見人群簇擁中,江婉燕臉色蠟黃的躺在地面上,救護車上下來了醫生護士,正在給她做急救抬上了單價上了救護車,溫惜幾步衝上來,「我是她的女兒!」

她上了車,回答了醫生關於病情的詢問,看着醫生給江婉燕用了各種的急救措施,車子一路疾馳來到了醫院,江婉燕被推進了搶救室。

溫惜背脊發寒靠在牆壁上,心裏祈禱。「他們可能不會這麼容易的善罷甘休的,晚上要召集大傢伙一起來開個會,商量一下,畢竟這裡是咱們的家,不能平白無故的就被拆了」唐岳提議著,引來一陣的附和聲。

林澤和唐超告別一聲,便回了家去,

晚點時候,鄭梅補課完回了家,就被別人叫出去開會,……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四百九十三章盛莉婭的邀約 可當說完,蘇小荷的臉「騰」的紅了。

這一個電話,這一句問話,所代表的全都是對齊墨川的關心。

撥出去的時候什麼也沒考慮,就只是不想齊墨川那般淋雨,可這一刻他接通了,她才反應過來自己過度的關心了。

「涼快。」不想,手機那邊齊墨川語調平穩的就給了這麼一個答案。

絕對欠扁的答案。

這都要過年了,雖然南方的天氣沒有北方那樣的冰天雪地,也沒有達到零下的程度,可是下雨的時候還是挺冷的,幾度的溫度,淋濕了真的很冷的。

可齊墨川居然能臉不紅心不跳的給出『涼快』這個答案。

他厲害。

蘇小荷暗豎大拇指,低頭往樓下看過去,她這個電話一撥通,齊墨川和許子清此一刻全都齊刷刷的頂著雨仰頭往樓上她住的方向看過來。

接收到兩男人的視線,蘇小荷首先是下意識的往回縮了一下腦袋,同時,目光所及間安昭也是一下子縮回了頭。

然後,頭也不回的走回進了客廳,「我去發送郵件了。」

彷彿,什麼也沒有看到的樣子,再沒有其它任何話語了。

可安昭這一句,卻透過了蘇小荷的手機傳到了樓下兩男人的耳中,「安昭,別走。」

蘇小荷聽到許子清的喊聲,不由得皺眉,齊墨川這是用免提了。